今年骑行火了,这之前他已在京城骑行圈坚持办赛8年

qin, mingxuan

图片

本文整理自橙光线视频号直播栏目《同行有你》2021年10月11日第5期,点此查看完整直播回放

如果你错过了直播 

不要错过这篇文章 

小橙连笔记都给你准备好了!

主持人:崔英善  橙光线总经理

直播嘉宾:肯特 北京士博途创始人

北京士博途

【北京士博途】是北京英仕搏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命名、策划、组织实施的一系列骑行活动,包括士​博途长距离骑行、士博途全民铁三、士博途百公里训练营和士博途冬季越野等项目。

15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大家可点击关注“北京士博途”公众号~)

主持人

您是怎么进入到自行车行业、体育行业的呢?

肯特:

我进入自行车行业或者说进入体育行业纯粹是一个巧合。2012年春节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开始骑车了。我并不是把骑车当成一个通勤的方式,而是我骑车去山里玩了。骑了三次以后,一个合伙人给了我一辆很破很破的公路车,这车如果放到现在应该算是一个古董了。

三个周末骑了三次以后,我发现我特别的喜欢骑车。于是我就开始坚持骑车。2012年第一年我骑得很疯狂,每个周末都会骑车进山。骑到2013年的时候,我因为对工作上有一些想法,想要做一些变化,自己又爱骑车,就开始自己做赛事或者组织活动了,就这样进入了这个行业,然后一直做到现在。

主持人

你喜欢自行车这个运动项目,可以参加别人组织的比赛啊,为什么要自己做赛事呢?

肯特:

2013年的自行车圈跟现在的自行车圈不太一样,这是当时我想做自行车赛事的原因之一。那个年代如果有人想进入自行车行业的话,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开车店而不是做赛事。

那个时候面对业余爱好者的自行车赛事或者活动一般分为两种。一个是模仿专业赛事开展的竞技性的比赛,这种比赛业余高手或者大神们是愿意参加的,而对于一般的自行车爱好者来说,大家是不愿意去参加这类比赛的。还有一种是那时候非常流行的、现在也有的车友自发的约骑

对于像我一样的普通骑行爱好者来说,没有什么机会参加正式一点的活动或者正式的比赛,或者说机会是非常少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创办比赛、创办士博途的原因。

主持人

你说过士博途是最成规模和系列的业余自行车赛,这个系列是怎么去构成的呢?

肯特:

一开始我们的定位是针对普通的骑行爱好者,拿我自己作为一个模板来探索需要什么样的比赛。我们的定位是一个不间断骑行的形式,挑选大家喜欢的、风景不错的热门路线。当时我们非常仔细地斟酌过难度,我们办的活动都是单日的,以距离来划分100、200、300、400公里这四个级别。

即便是100公里,它也是有相当的门槛的。骑行者一定要有相当的骑行经验以后才能完成。到单日200公里的话,就需要有比较丰富的骑行经验,而且对于骑行者的骑行知识或者骑行装备都有一定的要求。

然后到单日300公里对大多数车友来说是个极限了。单日400公里的比赛就属于少部分人了。其实能完成单日400公里以上甚至500公里、600人公里的人都有,只不过非常少了。

主持人

士博途有100、200、300、400公里这四个级别,是从第一年就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吗?在这8年里,士博途是怎么样发展起来的?

肯特:

我们是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就难度来说,第一年我们就有单日100、200、300公里。发展的过程并不是说难度的逐渐递进,基本上每一年我们都会有单日100、200、300公里的比赛。

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开始有单日400公里,难度基本上都不变。最近两年因为疫情这个特殊情况,我们办的只有单日100公里。

第一年我们只办了4场赛事,因为是新手,我们每场筹备的时间都很长,但是从第二年开始,场次上基本上集中在6~8场,最多的一年我们办过9场。因为北京的气候情况,适合搞骑行活动大概只有6个月的时间。6个月的时间内办六七场赛事已经是有相当的难度了,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比较密集的了。

主持人

在国庆节期间,你办了北方赛道节,像这种类型更多元化的活动,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肯特:

自行车是一个速度的运动,速度是它的自然属性,所以我们肯定是想办竞速的比赛。但是大家都知道,在北京我们不可能去封路,也没有合适的道路给我们办这种纯竞速的比赛。那怎么办呢?我们要想办竞速的比赛就得到场地里去。

我们知道现在有很多这样的比赛,比如找一个公园封起来,但是如果说这个场地是一个是赛车场的话,这种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赛道它是全封闭的,又比较宽,关键是赛车场它本身就是一个追求速度的地方。

所以2015年冬天,我在金港赛道上骑过两圈之后,当时就去找赛车场方谈合作。后来因为赛车场的租赁成本过高,我们就放弃了合作的想法,这事就搁下了。

一直到2019年,有一个参加士博途的车友找到我,他在赛车联赛的组委会工作,问我愿不愿意到赛车场去办自行车比赛,于是这事就成了。

北方赛道节它本身是一个赛车联赛,赛道、计时、安保、颁奖媒体等等设施和服务都非常齐全。而且北方赛道节的黄总也非常大方,他不把这些成本摊到我们的头上,所以这事就基本成型了。

最早本来是2020年的6月份应该就办了。但是北京的朋友都知道,去年6月新发地疫情复发,所以这事一直拖到了2021年。2021年五一的时候办的第一场,按计划今年我们是要在4个城市的5个赛车场办的,但是因为5月份以后,因为越野跑事件,全国体育比赛所有的体育比赛全停了,所以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联赛。 

主持人

听众“生命不息”说他得了2018年超级大满贯,超级大满贯是什么意思呢?

肯特:

2015年结束的时候,我们和一个生产骑行服的的合作伙伴一起推出了一个政策——按照参加士博途的公里数,分级给大家设置奖品

最高档的就是参加过士博途所有活动的选手,可以得到一件骑行服和一件骑行裤,这个政策非常受大家的欢迎,于是第二年我们就推出了大满贯。

大满贯是什么意思?就是报名参加了士博途当年所有的活动,并且按规定完赛就是一个大满贯。到年底我们会给这些大满贯颁奖,有专门定做的大满贯骑行服,上面会印上自己的名字。在那时参加完大满贯,说明你完成过100、200、300和400公里,尤其真正能完成300和400公里的人不多。穿这件衣服在街上骑车,是一个亮点和骄傲,所以非常受欢迎。

主持人

因为你是纯民间组织的赛事,就你自己在办,这8年中你觉得比较大的阻碍和挑战有哪些?

肯特:

我们到处都是障碍,到处都是困难。组织赛事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克服困难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一开始组织士博途的活动,我们满怀热血,当时我们的优势是对北京的骑行圈,以及对骑行路线比较了解。很多赛事一开始的时候,背后或多或少会有当地政府或者企业的支持,但那时候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

在2014年和2015年末,我们受邀去参加一些车队和俱乐部的年会。私下聊天的时候,他们说真没有想到你们能一直办下来,以为你们只是一时兴起办个一两场就散了。

最大的困难还是我们的力量有限、资源有限。我们仅仅靠自身的力量能做的其实不多,我们需要更多的支持。这个支持可能是政府或企业的支持。就拿企业支持这一块来说,因为骑行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小众的运动,它的商业价值、市场影响力相对来说是有限的,企业对这一块难免会不是很重视。

主持人

士博途系列赛事,它吸引的参赛者有什么特点?在这几年来有没有什么变化?

肯特:

我们分析过骑友们的一些信息,大概有如下几点:

1、他们都是骑行爱好者。

2、有比较专业的装备。

3、骑车骑得比较多。

其他标准上我可以根据报名数据提供一些参考。比如说性别,男女之比是9:1,女性参与者的数量还不到10%。还有一个是年龄差别,骑友们主要集中在20~40岁这一年龄段,20~40岁大概占比80%左右。其中20~30岁稍多一些,占比可能在40%出头。40岁以上甚至50岁以上的人也有,但是比较少,应该跟年龄有关系,这时候他们可能已经不太愿意参加这种陌生群体的活动了。

至于有什么变化,我感觉有三个很明显的变化:

1、硬件、装备越来越好了。举个简单的例子,在2012年刚开始的时候,第一场赛事有20%的山地车,现在已经看不到山地车了,全是公路车而且全是碳架,其他装备更不用说了。

2、大家骑行水平越来越高了。在2012、2013年的时候全北京妙峰山只有一个人进了50分钟,现在进50分钟的骑手的越来越多。装备越来越好,自然骑得更快了。

3、大家开始更注重训练。在2012、13年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功率计是什么,但现在功率计已经非常常见了。而且大家愿意去进行训练,哪怕训练可能不够科学系统,但是参加训练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不是像在我那个年代,我们去使劲的骑,骑的越远越好,有点乱骑的意思。

主持人

有考虑过在其他城市复制士博途这一赛事吗?

肯特:

我们思考过这个问题。大家可以看到很多互联网行业和连锁行业复制,这是一条做大的路。但是在自行车行业就没有这么简单了,国内有去其他城市做分站的这种情况,实际效果并不是很好。

士博途只是在北京和北京周边的城市会有一些影响力,在其他区域影响力可能就不足了,我们的品牌影响力或者知名度可能还没那么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如果要复制的话我们不可能事必躬亲,需要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执行标准,需要一个执行手册,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之前我们疯狂的控制成本,才得以将比赛维持下去。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是疯狂的爱好者,依照我们现在的这种运营模式,很难再去复制。

主持人

你对赛事质量的标准要求是特别严格的,你会去卡住哪些质量的标准?你最注重选手的哪些体验?

肯特:

我们很注重质量,但是目前士博途所谓的质量也好,服务水平也好,离我们的预期还差很多。由于我们的能力、资源有限,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条件里面把赛事做好。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它距离我心目中一个较为完美的赛事还是有距离的。

我们最注重的体验感是路线,我特别庆幸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地图的人。前两年我把北京所有的线路几乎都跑遍了,每条线路是什么样的我都知道。我相信我们选择的线路是车友们喜欢的,而不是说为了找路线去绕圈。还有一点我们会把奖牌弄得尽量漂亮一点,让大家拍朋友圈的时候更好看等等。

主持人

在北方赛道节也你们尝试了转播,比赛中的转播过程给你什么样的经验和教训?

肯特:

转播真的是太好了。我们用的是赛车场那套转播体系,还有它的计时系统。在转播的时候,这个画面旁边会实时显示每个人的排名,这在我们以前的自行车比赛里面是完全没有过的,这一点是非常好。

要说问题的话,我们会觉得那些转播的摄影师可能更多的是转播汽车和摩托车的,自行车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新鲜事物。自行车赛事的转播画面需要更多的细节上的展现,比如说腿部的动作,或者说他们在变速的时候链条会改变位置这一些细节等等。

主持人

像你们这种赛事的话,适合什么样的赞助商呢?

肯特:

从广义上来说,运动本身就是人的天然属性,所以谁都可以赞助运动,尤其是那些愿意在品牌形象里面注入一些运动健康、速度等等这些元素的这些品牌。

如果具体来说的话,根据我们与合作伙伴的一些分析,大概分这么几类:

1、我们都在讲体育加旅游,国家也在大力支持这个方面,所以旅游方面的一些产品和企业都可以来赞助我们。尤其是我们这两年每次都会跟一些度假村或者养生小镇合作,国内我们也看到很多旅游景点会喜欢去办自行车比赛。

2、我特别想说的是汽车。比如环法、环意这些顶级自行车比赛都有汽车的赞助商。不光是因为去比赛路上的通勤需要汽车,而是这两者都是代步工具,都是讲究速度的,他们是有天然结合的属性的。

举个例子,大家可以开汽车到更远的地方骑自行车,由此甚至还催发出一个新的产品,就是所谓的车顶架或者后备架。我们的志愿者里头已经有人以汽车是不是方便带自行车,作为他购车的考虑因素之一了。

主持人

这么多年来的你觉得在这个领域当中你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

肯特:

实事求是说我在很困难、依靠着很少的资源的情况下,把士博途办了8年,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成就。

我讲一个细节,士博途每次发车的时候我都会带着大家在前面倒数5,4,3,2,1然后出发。这时候我会看着大家从我面前鱼贯而出,会听到咔咔不断的上锁的声音,这个过程会持续将近一分钟,这个声音在我听来简直是最悦耳的声音。

主持人

你是从外行转到体育,其实很不容易,对于新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肯特:

如果说对于一个新进入者的话,首先我是真诚的,我希望这个行业更多的人来加入,以此为事业,或者说哪怕仅仅是进来骑车,如果说你要进来以此为业的话,简单说有几点:

1、我觉得你是真的喜欢这项运动,甚至你要亲身从事它,我希望你真的是要去骑车。我们核心的志愿者都是2012年跟我一起骑车的人,所以我们懂这个,你一定要懂。

2、要做一个类似于士博途这样的活动需要什么?我们先不谈理论,我们需要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和应变能力,因为你要面对随时面对各种各样的情况,有很多时候是没有是没有什么其他的资源或者其他的帮手,或者说一个现成的解决方案提供给你的,你当时就要做出选择,要去怎么做、怎么去解决。

3、需要一个好身体,干这个很累,比如说我们办300、400公里比赛的时候,我都是40个小时不睡觉,甚至不吃饭。真的有时候是要能盯得住。

主持人

听众Chris问你,你家人支持你吗?有抱怨过吗?

肯特:

真想非常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以前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这个问题,如果没有我的夫人,就没有士博途,她只要反对一下,我相信5年前就已经没了。做这样的比赛的话,如果家里不是全力支持的话,真的是没有戏。

主持人

职业生涯当中有这么长时间,这几年来你觉得最难忘的故事是什么?

肯特:

我曾犯过一个错误。那是2016年10月份,我们在南石洋大峡谷举办的那一场比赛,我竟然忘带奖牌了!这就要说到我的夫人了,那时候我媳妇怀孕5个月了,我让她给我送过来。我夫人拖着大概300多块奖牌过来,那个东西很重,我搬都是走两步就要歇一歇。如果当时我不能发奖牌,应该会很尴尬。但是我的夫人,大家都知道她是一个很坚强、很有办法很能解决问题的人,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我对这件事印象特别深。

崔英善老师访谈栏目

《同行有你》直播精华回顾

精华回顾|赞助商和赛事这组CP,要般配才好嗑

精华回顾|大型运动会赛事核心区的数千志愿者,是如何统筹管理的?

精华回顾|职业巡回赛的运营管理,与单场赛事有什么不一样?

精华回顾|500人的业余自行车赛,是如何低成本做到推文浏览量1.8万+的?

知识产权声明

封面图来源:肯特

-END-

点击查看橙光线夏季培训⬇️

https://appySqvEwU34081.h5.xiaoeknow.com/p/decorate/page/eyJpZCI6IjI5NzY1NTkifQ

其他培训问题

请扫码咨询橙老师⬇️

机构报名

请扫码咨询段晓欣⬇️

编辑|谢磊、张昊

排版|翁思颖

审核|崔英善

作者

相关文章

发布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