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与2021的这场恋爱该怎么谈

qin, mingxuan
  • 这个冬天疫情又有反弹,第一季度的马拉松赛事基本都推迟了,没法做马拉松赛的日子,赛事公司还有哪些类型的赛事值得尝试去做呢?
  • 山地马拉松目前发展状态如何?其田协认证与路跑赛事有何不同?
  • 疫情后,跑步人群有在心理上、行为上、需求上有什么变化吗?
  • 疫情之下,跑团在推广跑步运动方面,应该怎么继续发挥积极作用呢?

       …

2021年1月6日晚,橙光线的授课讲师和顾问、路跑赛事管理专家——石春健老师,在橙光线大本营微信群内为大家直播答疑了关于路跑赛事的各种问题。现将石老师直播答疑的内容精华与大家分享。

答疑嘉宾

石春健

橙光线讲师

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博士

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路跑赛事管理专家

2006-2016年任职于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

先后供职于开发办公室、马拉松办公室

《路跑赛事管理训练营》再度开班

石老师主讲,2天课程胜过三年实践

*以下为直播答疑内容精华节选(文字根据石老师答疑语音整理)

Q

来自【毅行天下】的问题:这个冬天疫情又有反弹,第一季度的马拉松赛事基本都推迟了,没法做马拉松赛的日子,赛事公司还有哪些类型的赛事值得尝试去做呢?

答:如果说第一季度的马拉松赛都面临着推迟的情况,并不确定什么时候能真正地有规律地开始办比赛,而你还是想去尝试一些哪些类型的赛事,我觉得是一件挺难的事情。在现有情况下,我觉得第一件事是紧密的跟当地的政府去沟通,或者是跟赛事的批准单位去沟通。

因为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政府都不希望办比赛,也有一些政府力挺于去办比赛,比如说低风险地区的政府。有了积极的沟通才能有办比赛的可能性。

其次,不能办比赛的日子,可以加强学习,加强培训,加强修炼内功。但其实你还是有很多的方向是可以去选择,到底学什么?到底培训什么?

举一个例子。去年12月的儋马是今年海南省唯一一场成功举办的赛事。在这场赛事上,儋马的自媒体所传达出来的很多创意和想法,是非常打动人的。文化传播或者是文化沉淀的东西,在儋马随处可见,从他的拱门到背景板,到生肖徽章再到任何一个服务区,全部都有文化的呈现,不管是代言,还是历史人物。总体上感觉去年一年他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在修炼文化。

比赛赛事流程性、规范性的东西,我们都可以不断的去把它做好。一个好的赛事,一个经典的赛事,他最能传承的其实是文化内涵,这也是一个赛事的灵魂。如果目前没有办法去办比赛,可能这些事情,可以多花一些时间去考虑,去研究。

还有一点建议,就是如果没有大的比赛可以办的话,可以尝试跟一些跑团合作,做一些小型的赛事,可能也会增加组委会的粘性。

Q

来自【AZ】的问题:石老师,您觉得疫情防控常态化后,组织举办马拉松赛事,比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除了增加疫情防控措施,还有哪些需要特别注意的情况和事情呢?

答:提醒两点,第一点是风险防控的意识。对于一个大赛来说,突然间的停止或者是延期,赞助商的合约、政府的协议、供应商的协议里要有相关的一些条款。

还有一点,在今年的情况下,即便是举办比赛,我个人建议要控制成本,锦上添花的事情能不做的就不做,精打细算。办赛的最低要求、原则性的东西,不要有折扣。

Q

来自【施洋】的问题:山地马拉松目前发展状态如何?田协认证与路跑赛事有何不同?

答:山地马拉松在田协现有的管理办法归属于路跑管理。根据我的了解,只要是标准距离的山地马拉松,都可以按照路跑赛事的要求去做认证,没有特殊之处。在田协每年公布的这个年度统计中,并没有把山地马拉松作为单独的一项去统计。

在田协即将修改的管理办法里,要把徒步、越野等从以前的管理办法里拆分出来,重新制定新的管理办法。但是山地马拉松的管理办法还是和路跑赛事的管理办法一样,只要是标准距离,就可以按照路跑赛事的管理办法去做认证。

Q

来自【吴静】的问题:想问问石老师,同样是办赛,当政府拿马拉松的需求方案直接套用在越野赛上,怎么能“善意”地化解政府不合理的需求

答:首先,政府拿马拉松的赛事方案去套用在越野赛上的这件事情,田协已经把徒步越野赛等赛事从路跑赛事的管理办法中拆分出来,正在形成一个新的越野赛的认证管理办法,这个办法正在修订中,希望今年春季能出来。

第二点就是大家办比赛都跟要政府沟通。一个原则,就是能自己决定的事情就先要做好,自己做不了主的事情,尽量的去影响他。跟政府在沟通上求同存异,有相同的地方,你做了,就一定要让政府知道你做了,这样也是对政府的尊重。有差异的地方,如果是原则性的事情,那么我们要尽可能的去坚守底线,因为着可能会影响到赛事的安危。

Q

来自【Natalie】的问题:疫情影响,大家无法到国外参赛,只能转向国内参赛,对于国内赛事甚至本地赛事而言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有些什么样的建议可以给到我们的赛事吗?

答:今年对于本地的赛事来说应该是非常好的机会。我在去年在11月跑过一场赛事,在12月去参观过一场赛事,我自己一个深刻体会是,参赛的选手其实没有以前那么挑剔了,即便是比赛中又一些小的瑕疵,或者是一个特别难跑的赛道,他们都会觉得比赛是值得去参加的。

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在做赛事组织设计的时候,不见得是做让自己满意的事情,而是要做让选手能够记住你的事情。

不是简单的去讨好选手、满足选手,你需要非常了解各种类型的选手的需求,在此基础上设计你的口号、文化理念,甚至是一个动作、一个声音、一个行为,这样你所做的一举一动就能够留在他的心底,这对我们赛事组织者来说是最高的要求。

Q

来自【Ryan】的问题:石老师,据您的观察,疫情后,跑步的人是更多了还是更少了呢?跑步人群有没有发生什么心理上、行为上、需求上的变化吗?

答:根据去年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觉得大家对于健身的意识,经过这次疫情之后是有提升,大家舍得在健康上进行投入了。第二个现象就是因为疫情之后大家可能慢慢习惯于自己去跑步和健身,慢慢习惯于参加一些线上课程。

所以我觉得这是大家行为上的一个变化,大家可以一个人在家里跟着线上一起训练,又有教练去监督你、指导你,这跟以前是不太一样的。这些跑者行为、心理上的这些变化,都有可能会对我们办赛以及对我们赛事的相关配套活动,产生一些影响。

Q

来自【跑王】的问题:石老师,您觉得疫情之下,跑团在推广跑步运动方面,应该怎么继续发挥积极作用呢?

答:在比赛受限的情况下,跑团其实有一些很重要的功能,比如说我所在的这个俱乐部,今年我们自己就组织过一些小型的活动,比如我们会和周边的跑团去组织联谊赛。这种联谊赛不见得是要看谁跑得快,可以是一些团队活动,比如说比拼参与的人次、完成的圈数、提供的志愿服务等。

还有一个变化就是,比如说现在北京的奥森,亲子的跑步活动也很受欢迎,已经形成了一些训练营,小朋友来带着爸爸妈妈来,跑团也可以考虑这个方向。

还有就是田协未来也希望各个赛事都能够重视5K、10K这种短程的比赛或活动。在这个方向上,跑团也可以考虑去参与到当地的一些这种短程的比赛或活动中去。

若有路跑赛事相关的其他问题,欢迎在评论区留言,石老师会回复哦~

-END-

《路跑赛事管理训练营》再度开班

石老师主讲,2天课程胜过三年实践

扫码立即报名👇

作者

相关文章

发布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