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钰斌 黄耿志 薛德升 | 体育赛事视角下的世界城市网络结构特征—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研究

0
326

转载来源【世界地理研究

选自2023年10月09日发布的文章【欧钰斌, 黄耿志, 薛德升 | 体育赛事视角下的世界城市网络结构特征——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研究】

第一作者

通信作者

引言

全球化时代,城市的对外联系被视作城市重要的第二属性,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加速,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经济力量开始把世界联系成为一个整体,早期的城市网络研究也大多从经济视角出发。

随着各类城市联系数据的普遍出现,基于跨境基础设施、非政府机构、跨城移民的世界城市网络研究开始增多,世界城市网络的视角也开始多元化,1990年代以来,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兴起,跨城文化传播开始增多,基于跨国录音室、跨国媒体、跨城文化事件的城市网络研究为该领域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

全球化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推动要素的多样化是其重要特征。文化作为推动全球化的重要因素,其本身便具有多样性,学者们对音乐文化、美术文化在全球的传播开展研究后发现,不同类型的文化都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现有的世界城市网络。

而在实现跨城传播的诸多文化类型中,体育文化受到了愈来愈多的关注,来自全球的各项体育赛事成为各国人民的重要消遣与娱乐,体育项目在全球的普及、各体育赛事在全球的转播,都表明体育已成为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量

三类主体推动着体育文化在全球的传播,分别为国际单项体育协会、国际体育赛事及俱乐部/国家队等。

其中,国际体育赛事的举行是体育文化传播最为重要和直观的方式,因此受到了较多学者的关注,其举办权的争夺已成为不同城市要素吸引力的考验,赛事的成功举办与不同要素在城市的集聚能够提升城市营销效果、推动城市品牌建设,并能通过吸引外来投资等方式推动城市发展,此外,国际体育赛事导致的各要素的跨城流动也会引发大量的城市间联系,并在一定程度上重塑现有的世界城市网络格局。

在我国国务院于2019年发布的《体育强国建设纲要》中首次提出了两大战略任务: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化竞赛体系构建体育对外交往新格局。由此可见,在我国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转变的关键时期,承办高级别的国际体育赛事,提高中国体育的国际影响力,已经成为建设的重中之重。

南京、广州、北京等城市的政府官员也把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作为自己的重要政绩及提升城市地位的重要方式。在“体育强国”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之时,探讨体育文化传播过程中产生的城市间联系及其所塑造的世界城市网络,不仅能补充现有世界城市网络研究,也能为渴望打造“体育强市”,提升城市地位及影响力的中国城市提供切实的政策建议,并为我国“体育强国”的落实提供理论基础,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文献回顾

1.1 世界城市与国际体育赛事

由于新国际劳动分工的影响,早期研究大多从经济维度来识别世界城市,学者们也大多基于跨国公司及高级生产者服务业公司的分布来判断城市在城市体系中的地位。

而随着城市联系数据的增多,愈来愈多的学者注意到,由于城市联系的多样性,世界城市本身也是一个多样性的概念,在经济、政治等层面占据主导地位的城市不一定会在文化等层面同样占据主导地位。

随着电视转播的全球覆盖媒体技术的快速发展,文化型全球城市也成为许多学者关注的话题,但由于文化自身的多样性,相关研究大多只能识别特定类型文化传播的枢纽城市并将其定义为文化型世界城市,而体育文化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类型,也能推动体育文化传播中的主导城市成为文化型世界城市。

Short便指出,作为体育文化传播最为直接的方式,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是识别世界城市的五大因素之一,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能推动城市更新、促进城市营销、带动外来投资从而提升城市地位。也有学者指出,对各类国际体育赛事的承办、赞助及转播等行为均能使自身成为体育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者和主导者,并提升城市的地位。

由此可知,在探讨世界城市的维度愈发多样的背景下,以国际体育赛事为研究视角探讨城市在体育文化层面实现地位提升的路径,是对现有世界城市研究的一种良好补充。

1.2 国际体育赛事引发的城市间联系

Maguire指出,由于体育的普适性,其为发展中国家和城市提供了一种低门槛主导文化传播的可能性,虽然不同等级国际单项体育协会的分布难以改变,但不同地区的国家或城市仍可以通过承办高级别赛事成为赛事的高级别赞助商而成为体育文化传播的主导者,从而使此类城市成为人员、技术及资金等要素的集聚之地,并为其创造宣传自身文化的重要窗口。

了解国际体育赛事引发的城市联系,对理解提升城市地位的路径具有重要意义,在国际体育赛事组织及承办过程中,各类行动主体之间的联系推动了不同城市间的广泛联系,Short认为这些联系主要通过权力竞争、赞助活动及宣传活动三类事件产生,这些事件受到了不同因素的推动,事件结果也会导致体育文化相关要素的差异性分配,具体来说:

(1)权力竞争。

权力竞争指各城市对各项国际体育赛事举办权及赛事相关权力的竞争,Lee指出,赛事所有者(即国际单项体育协会或国际奥委会)在全球选取赛事举办城市的过程与跨国公司在全球各地设立分公司或工程的决策行为十分相似;结合Lee等人的研究,权力竞争事件中,赛事所有者会与各主办城市赛事组委会间产生类似于跨国公司不同级别总部间的命令-从属式城市联系,但不同赛事组委会间不会产生联系。

在权力竞争中承担重要作用的城市节点在经济、社会、环境和体育文化氛围等方面均有良好的基础和较强的综合实力,是体育文化传播的核心节点。

(2)赞助活动。

赞助活动主要指与国际体育赛事相关的商业赞助活动,包括各企业对国际单项体育协会(国际奥委会)的赞助及对赛事组委会的赞助。实质上,赞助活动可视为企业对国际体育赛事的一次投资,由此产生赞助商与赛事组委会之间的横向联系。在赞助活动中占据核心地位的城市有两类:

  • 一为吸引大量赞助商的赛事主办城市,通常为市场规模大、市民消费能力高、市场开放度较高的城市;
  • 二为提供大量“投资”的企业所在城市,此类城市通常为企业和资本集聚的城市(尤其是体育相关企业的集聚城市),它们通常仅为资金、物品、信息等要素的提供者,但其传达的信息却通常能影响主导者的决策,因此,可以认为此类城市是体育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者。

(3)宣传活动。

借鉴Xue的方法,把电视转播事件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来探讨宣传活动所引发的城市联系。与赞助活动类似,宣传活动也可以被视为知名媒体对国际体育赛事的一种“投资”,由此产生转播商与赛事组委会之间的横向联系。宣传活动中占据核心地位的城市同样有两类:

  • 一为高级别、有较多知名球员参加的分站赛主办城市,此类城市大多有着较大的市场规模和海外市场开放度,同时有着良好的体育氛围,能够吸引到诸多本地居民的关注,也是体育文化传播的主导城市;
  • 二为知名电视媒体的总部所在城市,此类城市是体育赛事转播网络中的核心节点,是体育文化传播的枢纽城市(主要参与者)。

基于上文构建的体育文化传播“主导者-主要参与者-参与者”的三级体系,本研究通过对不同城市重要性及城市网络结构特征的分析,得到不同事件中各级别城市的区域差异,并结合分析结果与三类事件的部分实例探讨城市提升自身地位和影响力的路径,为世界城市研究及“体育强国”建设提供补充及借鉴。

1.3 国际体育赛事的类型及现有体育赛事型的世界城市网络研究

根据组织机构、规模、形式等的差异,国际体育赛事也可分为四类:

  • 一为2~4年在不同城市举办的一次性综合性国际体育盛会(one-off special events),包括奥运会及各大洲综合性运动会;
  • 二为一次性国际单项体育赛事,主要包括篮球世锦赛、足球世界杯等;
  • 三为每年定期举办,包含多个分站赛事,且举办城市和赛事级别相对固定(regular fixture)的单项体育巡回赛事,包括国际网球巡回赛、国际田联钻石联赛等;
  • 四为每年定期举办的洲际及世界性俱乐部赛事,包括足球世俱杯等。这四类国际体育赛事构成了现有的国际体育赛事体系。

尽管国际体育赛事引发了大量的城市联系,但现有国际体育赛事的城市网络研究仍然较少,仅有Xue对基于奥运会的城市间联系进行了分析,描绘了综合性大型赛事的城市联系特征,并提出了一种区别于传统世界城市网络研究的不稳定的城市网络结构,但对单一类型国际体育赛事的研究仍存在局限性,并不能代表所有国际体育赛事引发的城市间联系。

其余三类国际体育赛事中,

  • 一次性国际单项赛事的组织流程与奥运会类似,但在影响力和规模上则不如综合性国际体育赛事
  • 各级别的俱乐部赛事则太过繁杂(如欧洲的足球洲际赛事便包括欧洲冠军联赛、欧罗巴超级联赛、欧洲超级杯等),数据可获得性较差
  • 国际单项体育巡回赛事则呈现出与一次性国际体育赛事完全不同的组织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①常规性:

综合性国际体育赛事多是2~4年举办一次,且主办城市和赞助商、转播商时常更换,其城市联系极其不稳定,而国际单项体育巡回赛事每年均会举办,主办城市相对固定,部分赛事也存在长期赞助商;

②分站赛及举办城市较多:

综合性体育赛事规模较大,对主办城市要求极高,因此每项赛事仅有一个举办城市,而国际单项体育巡回赛事对城市基础设施、经济社会条件的要求相对较低,也因此有着更多的主办城市;

③等级差异性:

巡回赛事包含多个分站赛,各分站赛会由于主办城市的经济、社会、基础设施等条件的不同而划分为不同等级的赛事。有学者指出,相较于一次性的国际体育盛会,定期举行的各单项巡回赛在推动特定体育文化传播方面有着更重要的作用

综上所述,本文以国际单项体育巡回赛事作为研究对象,探究其引发的城市间联系和塑造的世界城市网络。

1.4 国际网球巡回赛特征及研究意义

国际单项体育巡回赛事的进行是国际单项体育协会专业体育管理结构为了推广单项运动,增加单项运动的赞助商及粉丝而推动的赛事类事件。

单项体育运动在全球的普及,使该项目的巡回赛事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从而为巡回赛事的利益集团(赞助商、供应商、媒体集团、组织机构)带来更多的利益,赛事推广越成功,特定体育文化传播的范围也越广泛,巡回赛事所引发的联系也越紧密和频繁。

Sorrentini指出,相较于羽毛球、拳击等每年举办巡回赛的赛事,国际网球巡回赛在分站赛主办地的选取和升降级机制、赞助商选取制度、营销策略等方面均更为成熟 ,引发的城市联系也更为频繁和广泛。同时,国际单项体育巡回赛事的两大特征在国际网球巡回赛中得到了比其余巡回赛更好的体现:

①国际网球巡回赛是分站赛数量最多赛制最完善的巡回赛事,2019年便有127项各类国际网球巡回赛在5个大洲的不同城市举办,较多的分站赛及主办城市数量能够更好地呈现不同国际体育赛事类型构建的世界城市网络差异;

②国际网球巡回赛呈现出鲜明的等级差异性,共分为4级,而得益于职业网球制度的完善,网球协会能够为低级别赛事提供足够的转播及宣传支撑,从而引发更频繁的城市间联系,而其余单项的低级别巡回赛则通常因为无法得到良好的宣传而鲜为人知。

国际网球巡回赛是世界上覆盖范围最广观看人数最多管理最为成熟,也最能体现巡回赛事特点的单项体育巡回赛事,以其为研究对象,能够较好地展示出单项巡回赛事与奥运会等综合性体育赛事间的差异,并对单项体育文化传播过程中不同层级城市参与及主导各类城市联系的方式有更好的体现,从而为日后对其他单项体育巡回赛事的研究提供范例。

二、研究设计与方法

2.1 国际网球巡回赛引发的城市间联系

由于2020及2021赛季的各级各类国际网球巡回赛受到疫情的影响,大量分站赛事取消,故本文选取2019年这一距今最近的完整的网球巡回赛赛季作为研究对象,以探究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间联系及城市网络特征

国际网球巡回赛共包括世界职业男子网球协会(Association Tennis Professional,ATP)组织的世界男子网球巡回赛、世界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WTA)组织的世界女子网球巡回赛和国际网球联合会(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ITF)参与组织的团体赛、四大满贯等赛事。

2019年,世界各城市共举办各级世界男子网球巡回赛65个、世界女子网球巡回赛55个、团体赛3个、大满贯赛事4个,所有赛事均纳入本研究中。

结合Short对引发城市联系的三类事件的论述,国际网球巡回赛引发的城市间联系同样通过权力竞争赞助活动宣传活动产生。

权力竞争类事件引发的城市间联系主要发生在赛事组委会及负责系列分站赛事组织的网球协会之间,男子和女子的积分排名赛分别由ATP及WTA组织,而四大满贯则由ITF负责组织,因此,此类事件形成了以三大网球协会为核心的星状城市间联系(图1a)。

赞助活动类事件中,赞助商包括网球协会赞助商赛事赞助商,其中,协会赞助商由协会指定,并为协会组织的所有分站赛提供资金及物质支持,而赛事赞助商仅为单一赛事提供赞助。因此,存在网球协会-协会赞助商-赛事组委会的树枝状联系及赛事赞助商-赛事组委会的星状联系(图1b)。

宣传活动类事件中,ATP和WTA系列分站赛的转播权由协会指定;而四大满贯的转播商则直接由赛事组委会指定,不需要经过ITF的准许,因此,此类事件会形成大满贯赛事组委会-转播商的星状联系网球协会-转播商-分站赛组委会的向心联系(图1c)。

2.2 数据来源与方法

2.2.1 数据来源

在国际网球巡回赛引发城市间联系的三类事件中,赛事举办地信息赛事级别网球协会赞助商名单均来源于三大协会官网,各赛事赞助商名单来源于各赛事组委会官方网站,转播商信息则分别来源于ATP、WTA及四大满贯赛事组委会的官方网站。

2.2.2 赋值方法

在三类事件中,各主体在事件中的作用及重要性也存在显著差异。为体现不同联系主体的重要性差异,借鉴Taylor在链锁网络模型的赋值方法及Xue针对赛事组织不同主体的赋值,对各联系主体进行赋值,具体如下:

(1)权力竞争。三大网球协会在此事件中均是系列赛事最为重要的组织者,均赋值为5分;各系列分站赛共分为四大等级,包括ATP/WTA2000(即大满贯)、ATP/WTA1000、ATP/WTA500和ATP/WTA250,高级别的赛事有着更高的影响力,也会吸引更多知名运动员参加,运动员参与不同等级的赛事可获得对应的排名积分,因此,将各级赛事组委会分别赋值为4、3、2、1分,ATP与WTA年终总决赛组委会则同样赋值为4分。

(2)赞助活动。国际网球巡回赛的赞助商包括协会赞助商及赛事赞助商,其中,ATP及WTA的协会赞助商为所有系列赛事提供物资及资金支持,故将ATP、WTA及其最高级别的协会赞助商赋值为5分,其他级别的赞助商则按级别依次赋值为4、3、2、1分;结合权力竞争的赋值,ATP总决赛及四大满贯赛事最高级别赞助商均赋值为4分;ATP/WTA1000、ATP/WTA500、ATP/WTA250系列赛事的最高级别赞助商分别赋值为3、2、1分,而相关赛事的其他赞助商赋值则依据赞助商级别依次递减。

(3)宣传活动。此类事件中,ATP及WTA仍负责各系列赛事转播商的选取,故将两大协会赋值为5分,ATP/WTA2000(即大满贯)、ATP/WTA1000、ATP/WTA500、ATP/WTA250四大级别赛事所吸引的知名运动员及全球关注度均有着显著的差异,对更高级别的国际网球巡回赛进行转播将获得更高的收视率,故将各级别赛事的转播商分别赋值为4、3、2、1分,ATP及WTA决赛的转播商则赋值为4分。

2.2.3 计算方法

本研究中3类事件涉及的主体之间存在大量的纵向和横向联系,且同一事件中并非所有联系主体均产生联系,为了既能全面反映各主体间的联系,又能同时体现不同联系主体的重要性差异,本文首先采用链锁网络模型中的赋值方法表征各联系主体的重要程度,再采用社会网络分析法进行城市间联系的分析。具体计算如下:

(1)城市服务值。将一个城市所有联系主体的赋值相加,即得到该城市的总服务值,城市服务值能够较好地反映城市在国际网球巡回赛举办过程中的重要性。具体计算公式为:

式中:Sa 为城市a的服务值,Via j 则为j事件中城市a拥有的联系主体i的赋值得分。

(2)社会网络分析。社会网络分析作为一种重要的分析工具,被广泛应用于城市网络研究。结合各城市内联系主体的赋值,计算出各城市的连接度。

(3)社区发现与模块度。社区发现(Community Detection)是一种对网络中联系密切且相似的节点进行聚类合并的研究方法,本研究通过Infomap算法划分城市联系中的各个社团,并通过Newmann提出的F-B算法进行社区发现质量的验证,并计算出各个社团的模块度Q,在实际使用过程中,Q值在0.3~0.7之间时,可认为社团划分效果较好。

三、国际网球巡回赛中城市节点的分布特征

整体来看,欧洲及北美洲是该城市网络的绝对核心区域亚洲为次核心区域,大洋洲由于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及相关系列赛事的举办,也在网络中承担了一定的作用,而非洲及南美洲的城市则主要通过赛事的电视转播而与其他城市产生联系。

权力竞争事件中,服务值排名前10的均为欧洲或北美城市(图2),伦敦作为ATP、ITF两大协会总部的所在地及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的主办地,是调整各类要素分配的枢纽城市,也是网球文化传播中的核心主导者,而欧美其他城市(罗马、巴黎、辛辛那提等)则同样举办了大量高级别的网球赛事(包括大满贯、总决赛及ATP/WTA1000赛事),此类城市同样吸引了大量要素流的集聚,并成了资金、信息等“流”要素的支配者,在网球文化传播中扮演了主导地位,而其他区域的城市则大多数只能承办ATP/WTA500或更低级别的赛事

这说明,尽管亚洲城市近年来在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均有极大发展,但体育文化传播的中心城市仍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这也体现了城市文化发展相较于经济政治发展的滞后属性

赞助活动事件中,尽管欧美仍是事件的核心区域,但其余大洲的部分城市由于高级别赞助商的存在,也对这一事件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如亚洲的北京(WTA赞助商“爱奇艺”)、迪拜(ATP协会赞助商及大满贯赛事赞助商“阿联酋航空”)、东京(ATP协会赞助商“Infosys”)及大洋洲的墨尔本等。

赞助活动的全球准入性使部分权力竞争事件中的参与城市也成了资源集聚之地,但由于高级别赞助商传递的信息需要通过赛事组委会或网球协会的中转方才能对网球巡回赛的赛事决策产生间接影响,因此,非主办城市的高级别赞助商所在地仅能成为体育文化传播中的主要参与者,而缺乏对相关要素的直接调配能力。

相较于权力竞争类事件,赞助活动类事件中亚洲及大洋洲的主要参与者显著增多。

相较之下,宣传活动则凸显了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全球属性,非洲及南美洲的国家及城市均实现了实时的赛事转播,约翰内斯堡和里约热内卢更是成了网络中的重要节点特定区域内宣传活动的枢纽性城市

此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更是依靠这一事件深度参与了城市网络的塑造(如孟买、胡志明等),成了网球文化传播的重要参与者,这也显示了网球运动在全球的广泛流行性,以及部分低级别城市在体育文化传播中的重要作用。

四、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网络结构特征

4.1 网络的等级层次性

4.1.1 拓扑层级

利用Pajek的块模型方法,把该城市网络中的拓扑网络划分为5个层级构建关联矩阵,发现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网络呈现出典型的“核心-边缘”特征(图3),核心城市对城市网络有着极强的资源支配能力,会与各等级的城市产生联系,核心城市之间更是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而低等级的城市间则仅产生了稀疏的联系。

具体来看,前两层级的城市共50个,占所有城市数量的18.66%,但此两层级的核心城市产生的城市间联系却占到了所有城市间联系的71.74%;前四层级的城市共有128个,约占所有城市的47.76%,而这些城市产生的城市间联系更是占到所有城市间联系的99.34%。

对不同层级的城市进行分析后发现:Ⅰ、Ⅱ层级主要包括同时参与了权力竞争、赞助活动和宣传活动三类事件的城市,这些核心城市通过国际网球巡回赛与世界其他城市产生了广泛的城市间联系,也成了城市网络中的核心支配者和网球文化传播的主导者,其中,三大网球协会的总部所在城市是网络中最为重要的核心节点。

Ⅲ、Ⅳ层级则主要包括各级各类赛事的主办城市及高等级的赞助商、转播商所在城市,此类城市能成为要素流动的重要枢纽,并对城市网络的塑造具有重要作用,是网球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者。

Ⅴ层级则多为各级赛事赞助商或转播商的总部所在城市,此类城市多为城市网络中各种“流”的接受者,且多与高层级城市产生联系,是网球文化传播的参与者。

4.1.2 网络层级

运用ArcGIS软件中的Jenks自然断裂点法把不同事件引发的城市间联系划分为5个层级,研究发现,不同层级的城市网络均以欧洲、北美洲及亚洲(尤其是欧洲与北美洲)的城市为核心,而这些区域城市的核心作用随着网络层级的升高而愈发显著(图4)。

其中,最高等级的城市联系主要发生在欧洲与北美洲的城市之间,且这均发生在三大网球协会的总部所在城市与其他城市之间(表1),这也充分体现了三大网球协会在城市网络中的核心作用。而亚洲的北京及迪拜由于在三类事件中均承担了重要作用,也成为具有高等级城市间联系的两个核心城市

第二、第三层级的城市间联系则主要包括网球协会与各级赛事组委会间的联系及高级别赛事与赞助商、转播商之间的联系,即网球文化传播的主导城市与主要参与城市之间的联系。整体来看,这两层级的城市网络仍主要以欧洲和北美洲的城市为核心,次核心区域则为亚洲,而非洲的约翰内斯堡、南美洲的里约热内卢、大洋洲的墨尔本由于在特定事件中的重要作用,也成为网络中重要的城市节点。

第四、第五层级的城市间联系则主要包括低级别分站赛组委会与其赞助商、转播商之间的联系,即部分网球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者及参与者之间的联系,在这两层级的城市联系中,欧洲、北美及亚洲仍为城市网络的核心及次核心区域。同时,南美洲、大洋洲及非洲的节点数量及城市联系数量显著增多,网球巡回赛通过宣传活动,推动了项目全球转播的进程。

4.2 不同事件引发城市联系的区域差异

从不同事件城市联系的区域分布特征来看,三类事件都呈现以北美洲及欧洲为核心区域、以亚洲为次核心区的分布状况,而大洋洲由于墨尔本及奥克兰的存在,也成为仅次于欧洲、北美洲及亚洲的区域,非洲及南美洲则在三类事件中均成为边缘区域(图5)。

值得一提的是,在权力竞争及赞助活动类事件中,非洲地区无任何城市发生城市联系,而南美洲及大洋洲在这两类事件中则主要依靠区域中的高等级城市节点(里约热内卢和墨尔本)及其他低等级网球赛事的主办城市与亚欧北美地区的核心城市间产生稀疏的城市间联系。

宣传活动类事件中,非洲开始出现高等级的城市节点,并因此引发大量的城市间联系,南美洲及大洋洲的城市联系也显著增多,这表明,非洲地区的城市目前仅通过宣传活动事件参与到了国际网球巡回赛城市网络的塑造中,是该城市网络的边缘区域;而南美洲及大洋洲的城市则通过为不同等级赛事提供赞助及举办低等级的分站赛(墨尔本及里约热内卢除外),逐渐成为整体城市网络的重要塑造者。

结合Westerbreek的研究及本文的分析结果可知,政府支持良好的基础设施配套是举办国际体育赛事的必要条件,经济不发达的城市通常只能通过电视转播等宣传活动被纳入基于国际体育赛事的世界城市网络中。

随着经济的发展,知名企业不断涌现,城市可以借助跨国企业的赞助知名转播商的转播行为成为此类城市网络的重要节点之一,从而发展为体育文化传播的重要参与者,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及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城市才有能力举办不同等级的国际网球赛事,并最终发展为体育文化传播的主导城市。

4.3 组团式城市联系的普遍性

在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网络中,低等级的城市节点大多只与少数的高等级城市节点产生联系,且由于不同事件的核心城市不一,各事件均出现了以不同核心城市为主导、各等级城市紧密联系的城市组团

权力竞争类事件中,通过社区发现方法,识别出以伦敦为核心的ATP及大满贯赛事组团和以圣彼德斯堡为核心的WTA巡回赛组团,各级各类巡回赛组委会与负责系列赛事组织的网球协会产生极为密切的联系,依托三大协会在网球巡回赛组织过程中的绝对核心作用,两大组团式网络共同组成了权力竞争类事件的城市联系。

赞助活动类事件中,城市联系被划分为WTA系列赛事赞助商组团、ATP系列赛事赞助商组团、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赞助商组团、美国/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赞助商组团和法国网球公开赛赞助商组团五大组团。

其中,ATP及WTA系列赛事赞助商的两大组团式联系充分体现了协会赞助商在此事件中的核心作用,这些赞助商将获得极大的曝光度,并大大提升企业及所在城市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赞助商的决策也将对赛事组织造成较大的间接影响,高级别赞助商所在城市也因此成为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者。

此外,大满贯赛事的巨大影响力也在划分结果中得到体现,1~2个大满贯赛事组委会及其赞助商便能形成一个单独的城市联系组团,成为整体城市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也表明,若城市的基础设施及资金条件暂时无法支撑其举办国际体育赛事,城市内的龙头企业通过赞助高级别的网球赛事(尤其是大满贯赛事)或网球协会,也能大幅提升城市在此城市网络中的地位(典型例子为中国泸州及东莞)

而在宣传活动类事件中,城市联系的社区划分效果不佳(组团过多过散),但结合图5c及赛事组织流程可知,各系列赛事组委会网球协会电视转播商之间将形成以赛事组委会所在城市或网球协会总部为核心的多个组团式联系。同时,大满贯赛事的转播商确认及转播信号提供均由赛事组委会完成,这也同样会导致以大满贯赛事组委会所在城市为核心的四个组团式联系的形成。

总体看来,组团式城市联系在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网络中普遍分布,各组团均成为城市网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社区划分的结果也体现了网球协会、高级别赛事(尤其是大满贯赛事)、高级别赞助商及转播商的巨大影响力,由此佐证了网络的等级层次性

五、结论与讨论

单项体育巡回赛事在全球的普遍开展为城市提升自身影响力提供了手段,巡回赛事的举办能为城市带来一定的关注度,引发大量的城市间联系,也成了诸多城市提升城市形象的战略之一。对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间联系及城市网络进行分析发现:

1)该城市网络具有极强的等级层次性。从拓扑层级里来看,可分为五个层级:

  • 前两层级包括参与所有三类事件的核心城市,即网球文化传播的主导城市,其中,三大网球协会的总部所在城市是最为重要的核心节点;
  • 三、四层级则主要包括低级别国际网球分站赛的举办城市及高等级赞助商、转播商所在城市,即网球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城市;
  • 第五层级的城市多为只参与了一类事件的专业性城市

网络层级来看,高层级城市联系大多为网球文化传播主导城市及主要参与城市相互之间的联系,而低层级城市联系则大多为网球文化传播的参与城市与高层级城市的联系。

2)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城市间联系具有区域差异性及事件差异性。整体来看,城市网络呈现欧洲、北美洲-亚洲-大洋洲、南美洲-非洲的“核心-边缘”结构,其中,基于权力竞争的城市间联系以三大协会所在城市为核心,欧洲和美洲区域有着大量高等级主导城市节点和城市联系分布,是这一事件中的核心区域;

基于赞助活动的城市间联系中,欧洲、亚洲、北美为这一事件中的核心区域,大洋洲、南美洲也通过少数不同级别网球赛事的举办成为了事件中的重要参与者,而非洲城市则未有任何的城市联系发生;

基于宣传活动的城市间联系则呈现出显著的多核心特征,尽管仍呈现以欧洲北美为核心的“核心-边缘”结构,但大洋洲、南美洲、非洲区域的城市间联系显著增多,高等级的主导和主要参与城市也在这些区域涌现,凸显了国际网球巡回赛的全球属性。

3)在城市网络中,组团式城市联系分布十分普遍,这些联系紧密的城市组团成了网络中的重要部分。其中,三大网球协会总部所在城市、赛事主办城市(尤其是大满贯赛事)是这些组团中的主要核心,这也凸显了国际体育赛事(尤其是大规模、高等级的体育赛事)的主办对城市影响力的重要提升作用。

在Xue对奥运会引发城市间联系的研究中,其根据各城市的连接度把不同的城市分为了4大等级5个小等级,并提出了一种不稳定的城市网络结构,而在本研究中,借鉴Xue的分类方法,把伦敦和圣彼德斯堡视作城市网络中的首要主导节点,并把拓扑层级分层结果中Ⅰ、Ⅱ层级和Ⅲ、Ⅳ层级分别合并,同样可以得出四层结构,网络中稳定的结构部分由赛事主办城市构成,不稳定的部分则主要由转播商及赞助商所在的城市构成。

与基于奥运会的世界城市网络结构相比,其整体结构相似,但也有三处存在较大差异(图7):

  • 一为其核心节点不会随着赛事举办地的变化而变化,且缺少国家体育协会的参与;
  • 二为此网络中最低层级城市与高层级城市发生的联系全部为不稳定联系会随着赛事赞助商及转播商的变化而变化,赛事组委会可以通过更换转播商及赞助商而与更多城市产生联系,这也表明了各级各类国际网球巡回赛引发的城市间联系的广泛性
  • 三为区域差异更为显著,欧洲和北美洲成为城市联系的核心区域,亚洲也凭借诸多核心城市的存在成为次核心区域,但非洲及南美洲的成为网络中的边缘区域,城市联系极为稀疏,与奥运会的全球属性形成鲜明对比。

实质上,体育文化作为一种门槛较低的文化类型,使诸多城市能够通过电视转播或对低级别的赛事提供赞助等方式成为体育文化传播的参与者,从而提升自身影响力和知名度,并使自己被纳入世界城市体系中。

结合图7b可知,不同级别中存在的不稳定的城市间联系,一方面能够使主导城市通过每年更换高级别赞助商和转播商寻求更大范围的转播,或在特定区域内寻找赞助商来巩固自身在网球文化传播中的地位和全球影响力;另一方面,不稳定的城市间联系同样为渴望通过举办不同级别体育赛事提升自身地位的城市提供了打破文化传播主导者霸权的路径,主要可分为以下三步:

1)相应城市或国家可首先通过参与网球运动的转播来提升网球在本城市的普及程度,使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网球运动中,并努力为运动员提供良好的训练条件,使运动员参加更多不同级别的赛事并借运动员的竞争行为展示城市或国家在网球文化方面的良好氛围。

2)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及全球南方区域内政治力量的引,部分城市会涌现出大型企业或具有区域影响力的电视转播公司,企业或媒体通过投资行为为不同级别赛事的组委会提供物资或资金,这会使城市成为体育文化传播的主要参与者,而成为高级别的赞助商更会对相关主导城市的决策产生更大的影响。

3)Kloosterman指出,特定地区文化要素的发展通常会滞后于其经济发展。因此,经济发展带来的企业和知名电视媒体的出现并不能使城市成为网球文化传播的主导者,城市还需要通过提升网球运动氛围、加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等手段来增强城市举办大型赛事的能力。

首先,通过每年ATP与WTA的考察,成为国际网球巡回赛事低级别分站赛的举办地;然后通过良好的赛事运营和宣传提升赛事影响力,逐步提升赛事的级别。

在此过程中,赛事主办地的选取和升级通常取决于该城市或国家的市场潜力及网球运动的推广潜力,也需要举办城市良好的市场规模与基础设施支撑能力

换言之,城市政府只有通过一定规模的网球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网球运动的普及宣传活动的举行,方能逐步突破主导城市的封锁,提升城市地位,在诸多城市中,北京及上海很好地贯彻了这一路径,分别成了ATP1000/WTA1000赛事的主办地,深圳和珠海也通过承办WTA年终总决赛,成为城市网络的主导城市之一,这也印证了这一路径的可行性。

总结来看,作为体育文化传播的标志性事件,国际体育赛事已经成为城市营销的重要载体城市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国际网球巡回赛作为影响力最大的单项体育巡回赛事,是推动体育文化传播的重要部分,引发了广泛而紧密的城市间联系。

此研究对这些城市联系进行了解析与阐释,并对塑造的城市网络结构特征进行了探究,总结了其与奥运会等综合性体育赛事城市网络的差异,最后提出了城市从参与到主导体育文化传播的路径。这些结果对补充现有体育赛事型世界城市网络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也能为城市举办国际体育赛事的决策提供参考。

但由于本研究涉及的项目较为单一,结果会与网球运动在各地传播和发展的情况密切相关,研究结果不能代表所有单项国际体育赛事的整体情况。因此,后续还需要对其他单项国际体育赛事引发的城市间联系进行研究,进行综合对比,方能得出基于国际体育赛事的世界城市网络的整体特征。

该文载于《世界地理研究》2023年第9期

引文信息

欧钰斌, 黄耿志, 薛德升. 体育赛事视角下的世界城市网络结构特征——基于国际网球巡回赛的研究.世界地理研究, 2023, 32(9): 1-16.

OU Yubin, HUANG Gengzhi, XUE Desheng. Structure of world city network based on sports events:  Case study of Tennis World Tours.World Regional Studies, 2023, 32(9): 1-16.

DOI:10.3969/j.issn.1004-9479.2023.09.2021825

-END-

相关推荐

知识产权声明

图片来源:世界地理研究

排版|莫非工作室

排版审核|韩庆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