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跑步赛事的独特价值:来自名古屋、大阪与瑞典赛事运营方的分享

0
620

点击直达橙光线赛事橙长中心查看好课

2024年3月7日世界田联的路跑赛事研讨会中,专门特邀了日本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大阪女子马拉松、瑞典马拉松集团(瑞典大型女子跑步赛事运营方)的赛事方代表,对女性专属赛事进行了探讨。

本文基于他们的讨论文稿进行整理,希望为中国有志于打造女性专属赛事的相关机构提供借鉴与参考。

嘉宾介绍:

Kanae Kuruno

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Junji Sawada

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

口译协助:Tomoko Mickey女士

Lisa Beskow

瑞典马拉松集团

Marathongruppen传播与公关

Chris Robb:

让我们先从名古屋女子马拉松的Kanae开始,知道你现在正处于非常忙碌的时间段,你今晚能抽空出席真是太令人感到荣幸了。离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只剩3天了,请你分享一下当前的筹备工作进展如何。

Kanae Kuruno(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正如Chris所提到的,我们的赛事将在3天后,即3月10日举办。因此,我们现正全力以赴进行筹备工作。

名古屋女子马拉松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女性专属赛事之一。2018年,我们创下了参赛人数的最高纪录,约21,000人。我们的比赛也被誉为“蒂芙尼马拉松”,因为我们的完赛奖牌是由蒂芙尼特别定制的,极具独特性。

今年,众多女性将参与这场比赛,同时,本次赛事也将作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日本代表队的选拔赛。届时,将有众多来自名古屋乃至世界各地的女性齐聚一堂。几个小时前场地还在建设中,但现在终点区域已基本完工。

这是伴随着马拉松一同举行的博览会,3天后,这里将变成起跑点,众多参赛者会奋力冲出起点,那些拼搏的女性选手们,她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将成为我们共同的美好瞬间。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地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Chris Robb:

氛围一定非同凡响,在这样的封闭式体育场内结束的马拉松不多,这样的设置无疑会营造出非凡的体验。

现在,我想转向Lisa,获取欧洲视角的看法。瑞典马拉松集团自成立以来已有很长的历史,你们在1980年代就开始举办了首届全女性赛事。我很想知道从80年代到现在直至2024年,这些年间这项赛事可能经历了哪些演变,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Lisa Beskow(瑞典马拉松集团传播与公关):

Tjejmilen是我们在1984年创办的一项大规模女子赛事,至今已经有40年的历史了。在Tjejmilen诞生之初,瑞典全国范围内总计有10,000名女性参与大众参与型体育赛事。而在1984年第一届Tjejmilen比赛中,就有2,000名女性参赛,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项巨大的成功。

Tjejmilen作为我们的首个10公里赛事,发展速度极快,次年参赛人数即从2,000人激增至10,000人,到第四届时参赛人数更是达到了30,000人,巅峰时期是在1992年,共吸引了35,000名参与者

回首过去,可以说当时的女性专属赛事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现象,它为女性提供了一个平台,使她们能够真正接触到大众参与型体育活动的世界。

当时,很多女性在运动方面都存在不安全感,拥有这样一个竞技场对于她们敢于尝试参与曾被男性主导的体育活动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对于许多女性而言,她们自身与体育的关系并非直接建立起来的,更多的是以男性亲属的身份如姐妹、妻子或母亲间接接触。因此,这类专为女性设立的赛事产生巨大影响。

去年,我们有500,000名瑞典女性参与到了大众参与型体育活动中来。这四十年间发生了许多变化。如今,这些赛事已经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但我认为,它们仍然为许多初次涉足大众参与型体育赛事世界的女性提供了基石,对于那些对自己的运动能力仍有些许不安的女性尤其重要。

同时,这些女子赛事也成为了一种鼓励女性鼓足勇气迈向更大挑战的桥梁,先参加女子专项赛事,然后逐步过渡到混合性别赛事。即使时代变迁,这些赛事仍在发挥着关键作用,帮助我们向瑞典女性推广大众参与型赛事的世界。

Chris Robb:

谢谢你的回答。根据你的说法,我们可以看出,从女性专属赛事过渡到混合性别赛事对于许多女性来说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是否有具体的数据研究支持这种观点,证明在女性迈入混合性别赛事之前,举办女性专属赛事的重要性?

Lisa Beskow(瑞典马拉松集团传播与公关):

首先,从我们自身的数据分析中可以看出,很多女性选择从全女性赛事起步,之后才逐渐参加混合性别赛事。

现在我们观察到,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也将混合性别赛事作为初次尝试的选择。然而,我们也认识到,正是因为有了全女性赛事的存在,许多女性从小在家庭环境中受到熏陶——她们的母亲甚至祖母在成长过程中由于参与了全女性赛事而积累起了参赛经验和勇气。

这样一来,新一代的女性在一开始就具备了足够的自信和知识背景,可以直接参与到混合性别赛事中去,而这一点若没有早期全女性赛事打下的坚实基础,恐怕是难以实现的。

Chris Robb:

非常棒,我们近年来听到了不少关于随着婴儿潮一代退出,年轻人参与不足的忧虑。现在听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尤其是在瑞典也有类似趋势,真是令人欣喜。

现在让我们转回日本,与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Junji交流,请您为我们讲述一下大阪女子马拉松背后的故事。

Junji(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Tomoko翻译:

大阪女子马拉松成立于1982年,是一个专门为精英女性选手设立的马拉松赛事,而这恰恰是在女子马拉松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被正式列为比赛项目的两年前。在此之前,马拉松通常被视为一项男性运动。

但是,通过打造女子专属马拉松赛事,女性跑者的风采得到了更多的关注,我们相信大阪女子马拉松以其独特的方式展示了跑步的魅力与力量,激发了全世界无数人的兴趣和学习热情。

至今为止,大阪女子马拉松已成为孕育日本优秀及潜力运动员的重要赛场,比如两届奥运会奖牌得主Ernie Marie(分别在1992年和1996年获得奖牌),以及2000年奥运会金牌得主高桥尚子,她们都是在大阪完成了马拉松首秀。

今年1月份刚结束的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不仅是巴黎奥运会的选拔赛,还见证了日本女选手时隔19年后刷新了新的国家纪录。

Chris Robb:

真是令人赞叹不已。那么,你们为何如此注重精英选手呢?

Junji(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Tomoko翻译:

专注于精英选手的原因在于,大阪女子马拉松旨在提供一个高标准、高竞争性的赛事环境。在最近1月份的那一届赛事中,40岁以上的参赛者人数最多,共有146位选手,占总参赛人数407人的大约35%。

同时,我们还有96位50多岁的跑者和4位60多岁的跑者,其中年龄最大的为65岁。

大阪女子马拉松的报名门槛极高,要求马拉松资格成绩为3小时7分钟,这对于业余跑者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不仅适用于精英选手,更面向日本乃至全球的高水平业余选手。

大阪女子马拉松成为了许多女性跑者心中的理想目标,渴望在这项赛事中一展风采。

相比之下,像名古屋或瑞典等地的部分城市马拉松赛事,则设有精英组别和普通组别,普通参赛者无需满足特定资格时间限制,任何人都可以参加。

而在大阪女子马拉松中,只有达到资格标准的跑者才能参赛。一旦她们获得了参赛资格,就能享受到接近精英级别的赛事服务,例如组委会会为她们在比赛中提供个人定制的补给饮料等。

这样的安排,对这些业余跑者是绝佳的参赛体验,这也是大阪女子马拉松一直以来坚持聚焦精英女性跑者的原因。许多女性跑者视参加或持续参加大阪女子马拉松为人生目标之一。

Chris Robb:

令人惊叹,非常感谢你们让我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我有幸坐在领航车里目睹了高桥尚子夺冠的那一刻。那是我从事这个行业35年以来最特别的瞬间之一,当我们驾驶着车辆行驶在赛道上的巴瑟斯特街上,周围簇拥着众多日本支持者,他们手中挥舞着日本国旗,那个场景真是无比动人。我之前并不知道她的辉煌征程始于你们的赛事,所以你们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人生印记。

Junji(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Tomoko翻译:

原来您在悉尼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是在领航车辆上啊,那真的是非常荣耀的经历。

Chris Robb:

没错,悉尼奥运会的时候我很荣幸是路跑项目的督导。

Kanae,让我们回到你这边。你们的名古屋女子马拉松有一句特别的口号,我非常希望你能和大家分享,并讲述一下这个口号背后的故事以及它对你们赛事的意义。这句话不仅体现了你们赛事的核心精神,也深深影响了赛事的策划、准备以及执行工作。

Kanae Kuruno(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我们的格言是创造一个让女性同样绽放光彩的世界,这一信念自始至终未曾改变。无论对于顶尖运动员还是初级跑者,我们都秉持这一原则。我们相信,我们的使命是赋予女性闪耀自我、享受运动的机会。

为此,我们认为时尚在女性体育活动中占有重要地位,它能为跑者增添独特魅力。正如我先前所提,比如我们为完赛者提供的蒂芙尼吊坠以及独家设计的完赛T恤。今年,我们更是在马拉松赛前一天增设了一场运动服饰时尚秀。

时尚正是打开女性马拉松乐趣之门的关键所在,这也是我们正在切实推进的工作重点。

Chris Robb:

我猜想,这种时尚元素不仅能为赛事增添趣味性,同时也会产生一定的商业影响。是不是也因此吸引了更多的赞助商和合作伙伴参与到活动中来呢?

Kanae Kuruno(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实际上,我们的主要赞助商是New Balance。他们在赛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他们会推出专门针对女子马拉松设计的系列,一系列专为女性跑者打造的产品。

因此,很多参赛者都会来到马拉松博览会选购新款运动装备,并在比赛中穿上这些衣服展示风采,这就是我们这里运作的一种模式。

Chris Robb:

这些产品仅仅在马拉松活动现场出售,还是说在马拉松赛前的一段时间内,消费者也可以在零售店铺或网上商店购买到?

Kanae Kuruno(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这些特别系列商品不仅在马拉松活动现场有售,也会在零售店和线上商店同步推出。不过,这些限量系列的售卖期通常只会在马拉松赛前的1到2个月内开放。

Chris Robb:

当我思考赛事的商业层面时,我想转向瑞典马拉松集团的Lisa提问。女性专属赛事是否确实为赞助商带来了与混合性别赛事不同的商业机遇呢?

Lisa Beskow(瑞典马拉松集团传播与公关):

确实如此。我不知道这个现象是否适用于今天在座的所有国家,但在瑞典,普遍认为女性是家庭消费的主要决策者。因此,能够为她们提供一个积极正面的平台,汇聚核心目标群体,对我们来说极为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以来,全女性赛事在赞助价值上往往超过我们的旗舰赛事——斯德哥尔摩马拉松。这意味着全女性赛事对我们至关重要,并且它们极大地扩展了我们的市场组合可能性。

如果我们有一位赞助商希望针对其女性观众展示特定的产品,那么全女性赛事就是一个理想的平台,与此同时,混合性别赛事则可以用来展示其他内容。这让我们有机会与这些合作伙伴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因为他们可以在一年中的不同时间段针对不同的目标群体展示各自的产品

Chris Robb:

没错,你们的瑞典马拉松团队旗下有大约20场年度赛事的组合。可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以及这些女性专属赛事是如何融入整个赛事组合,并且如何构建一条途径,就像我们之前讨论过的那样,从参与女性专属赛事起步,逐渐过渡到结合各种商业机会的赛事之中。

Lisa Beskow(瑞典马拉松集团传播与公关):

确实如此。我们每年大概会组织举办20场左右的赛事,大约能吸引175,000名参赛者参与。有趣的是,在我们的赛事组合中,有两个规模较大的全女性赛事,一个是Tjejmilen,另一个是我们巡回瑞典约20个城市的一系列5公里赛事——Vårruset

有了这两个全女性赛事,总体来看,参与我们赛事的女性跑者数量超过了男性,约为70%,男性约占30%。但如果从组合中剔除掉Tjejmilen赛事,统计数据则会显示男性占比60%,女性占比40%。

后者反映了瑞典整体参与体育赛事的性别比例,一般来说,瑞典群众性赛事中男性占比约为60%。这些全女性赛事的加入,无形中丰富了我们赛事组合的多样性,以及我们跑者的构成,这在商业角度上非常重要。

我们既拥有参与竞技赛事的专业跑者,也有大量娱乐休闲型跑者、初级跑者,以及各年龄段的女性跑者,包括妈妈们和祖母们。正因为有这些性别混合的精英赛事以及入门级或低门槛赛事,我们才能够吸引更多广泛的人群参与进来,形成了丰富的跑者群体

Chris Robb:

非常好,这段信息的确很有趣。谢谢分享。

现在我们回到大阪女子马拉松的Junji和Tomoko这边。我非常想了解你们在筹备赛事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挑战。

创建一个女性赛事本已颇具创新性,而组织一个仅限女性精英参与的赛事更是困难重重。能否分享一下赛事初创阶段你们是如何克服这些挑战的,赛事又是如何不断发展壮大的?你们曾经面临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呢?

Junji(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Tomoko翻译:

当初,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是要打破年轻女性不适合参加马拉松这类高强度运动的固有观念。然而,许多女性都被马拉松运动的独特魅力所吸引。通过我们的赛事,这种刻板印象确实得到了有效消除。

我们认为,探寻并满足女性跑者在马拉松运动中所追求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通过不断的努力,赛事的发展也见证了这一观念的转变过程。

Chris Robb:

那么,在服务内容随挑战不断演进的过程中,你们如何理解你们向参赛选手所提供的独特体验?之前你们略微提到了补给站等方面的安排。现在,请带领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参加你们赛事的选手们的经历。特别是在专注于打造这样一个只面向精英选手的赛事时,相较于一般的大众参与型赛事,你们提供的服务有哪些不同之处呢?

Junji(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Tomoko翻译:

如同我之前所提及的,即便对于业余跑者,我们也提供了接近于精英运动员级别的服务。特别是对于受邀自日本乃至世界各地的女性精英跑者,我们会安排她们入住同一间官方合作酒店,并为她们提供专属的特殊补给服务,确保她们能够与顶级精英跑者共享完整的马拉松赛事体验。

同时,我们还会通过YouTube和其他官方在线平台对赛事进行全程实时直播,并上传每位跑者的冲线及完赛影像,让每一位跑者都能看到自己与顶尖跑者共同完成赛事的过程。

Chris Robb:

接下来让我们把话题转回Kanae。我很想知道你对日本女性专属赛事未来发展有什么看法。这类赛事是否越来越普遍?它们是否肩负着重要角色,抑或是你发现混合性别的赛事正逐渐增多?

Kanae Kuruno(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我认为越来越多的女性跑者会参与到我们的赛事,或者是像女性专属马拉松这样的比赛。当前,女子马拉松跑者的主力军主要是40到50岁的年龄段,而在十年前,我们赛事的主要参与者则集中在30多岁,这说明马拉松这项运动是可以跨越多年龄层享受的。

因此,当下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吸引更多新的女性跑者。为此,我们正着力强化自身的宣传沟通工作,并通过互动活动邀请更年轻的跑者加入马拉松行列。

另外,我们还在赛事前举办免费的线上虚拟跑步活动,让更多人有机会参与其中,提前体验马拉松的魅力。希望通过这些推广举措,能够引导更多新入门的跑者以及更多的跑者加入到我们的赛事中来。

Chris Robb:

那你们是否发现这种方法取得了成效?你们是否已经开始吸引到更多年轻跑者?就拿即将在这个周末举行的比赛来说,你们是否看到了更多年轻跑者加入的比例有所提高?

Kanae Kuruno(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传播经理):

是的,特别是在日本,每年的三月正值毕业季,因此很多年轻的学生,尤其是大学生,都想用参加马拉松的方式来为他们的学生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20多岁的年轻一代,包括很多大学生成为了我们赛事的新鲜血液,他们开始积极地参与到我们的比赛中来。

Chris Robb:

让我们从大阪女子马拉松的角度深入探讨一下,Junji和Tomoko,在年轻一代逐渐参与活动这方面,你们有何观察?你们又是如何应对并成功吸引年轻跑者加入你们的赛事活动中的呢?

Junji(大阪女子马拉松赛事总监)/Tomoko翻译:

我们在实践中确实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们有一个名为“明日之星”的项目,专门针对大学生跑者群体。我们会邀请这些高校学生及年轻的跑步爱好者参加全程马拉松作为他们的初次体验,并且持续激励他们坚持跑步。

此外,我们在赛事前还会组织线上互动环节,邀请所有符合参赛资格的跑者,让他们有机会在线上与国内外的精英跑者展开交流。不仅如此,通过这一平台,“明日之星”的年轻跑者还有机会出席与日本及海外精英跑者共同参与的新闻发布会。

可以说,我们一直在努力创造这样的空间和机会,促进年轻跑者与马拉松精英之间的紧密沟通与互动。

Chris Robb:

年轻跑者可以和精英跑者肩并肩地坐在一起参加新闻发布会,真是个绝佳的创意。我相信这肯定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非常出色。

我们的时间快要结束了,让我们回到你这里,Lisa,提出最后一个问题。你已经明确阐述了年轻女孩跟随母亲和祖母的步伐开始参与赛事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将眼光投向未来的10年,你认为瑞典的女性专属赛事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Lisa Beskow(瑞典马拉松集团传播与公关):

是的,我多次提到这些赛事就像是入门的基石,但我尤其想强调的是,它们也可以成为终极目标,并非必须仅仅是通往更高水平的阶梯。许多参加Tjejmilen和Vårruset的女性表示,她们之所以热衷于这些赛事,是因为这里的氛围无与伦比。这是一个女性可以自由发挥、奔跑并彼此激励的空间。

因此,如今看来,在1980年代,组织全女性赛事本身就是在推动女性进入大众体育世界的一项行动。而如今,为了让这些赛事更具时代意义和关联性,我们努力将它们与当今社会中女性关心的重要议题相结合。

例如,在Vårruset五公里赛事中,我们与瑞典最大的年轻女性支持组织携手,共同发起跑步俱乐部,以便女性们能找到一起跑步的场所,因为该组织提供的心理支持有助于维护她们的心理健康,而我们知道身心健康是相辅相成的。正因如此,我们选择了与他们联合起来。

至于Tjejmilen,今年我们将采取一个大胆举措,举办一场盛大的展览,致力于凸显体育界中的女性先驱人物。尽管正如我们今天早些时候了解到的那样,体育界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它依然是一个男性主导的领域。我们正努力确保这些女性专属赛事始终与时俱进,保持其影响力,从而确保女性在体育行业中长久保持重要地位。

Chris Robb:

非常精彩,感谢各位分享。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必须在此告一段落。借此机会,我要对大家表达诚挚的谢意。Kanae,预祝你们本周末的赛事圆满成功。Junji和Tomoko,感谢你们拨冗参与,并分享了有关你们独特精英赛事的宝贵见解。Lisa,也非常感谢你从瑞典带来如此精辟深刻的洞见。愿大家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好,再次感谢各位的分享,期待下次的交流。

本次访谈时间段为

1:13:37-1:46:12

点击查看直播回放

世界田联网络研讨会:女性与跑步行业

-END-

相关推荐

知识产权声明

图片来源:世界田联网络研讨会截图、大阪女子马拉松官网截图

访谈翻译|韩庆玲

翻译审核|崔英善

排版|莫非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