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跑步大会|从十几人的单场赛事到每周30万人同时奔跑, Parkrun的运营经验值得后疫情时代的赛事运营者借鉴

qin, mingxuan

(全文约6330字, 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2022年12月1-3日,世界田联举办的第二届Global Running Conference(全球跑步大会)在泰国曼谷举办,350多位全球各地代表参加,50多位行业领袖及专家进行了讲演、圆桌讨论等,为跑步及大众参与型运动赛事的后疫情时代“新常态”探寻方向。大会议题包括:

  • 跑步赛事的社会影响
  • 参与型体育旅游的趋势
  • 以赛道设计创造叙事
  • 支持跑步的政策及其对公共健康结果的影响
  • 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及治理
  • 了解如何通过跑步赛事为参与者和合作伙伴释放更多价值
  • 360度的参赛者体验
  • 后疫情时代的运营挑战等

本文为橙光线为读者选取的精华内容第二期,内容为起源于英国的跑步活动parkrun(公园跑) 首席运营官Tom Williams的主题演讲:《来自公园跑的经验教训》。

在本次主题演讲中,Tom Williams介绍了:

  • parkrun从十几人的单场赛事到每周迎来30万人参加活动的发展历程
  • 面对大多数人认为的“不可能”,如何持续不断推动突破?
  • 志愿服务为何对parkrun如此重要?
  • 免费参加的赛事如何应对突发的医疗事故,保障参与者的生命安全?
  • 如何与其他组织机构实现诚恳的、多方共赢的合作?

嘉宾介绍

Tom Williams

Tom Williams是parkrun全球的首席运营官,parkrun(公园跑)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公益组织,旨在帮助世界各地的社区组织提供免费的、每周、计时的5公里和2公里跑步活动,通过这些活动为人们提供健步走、跑步或志愿服务的参与机会,目前已经在22个国家举办,每周达2000多场、每月超过100万人参加。

2007年,Tom在利兹大学担任体育与运动科学讲师期间,帮助创办了Woodhouse Moor parkrun,当时这是第四场parkrun赛事,也是伦敦以外的第一场赛事。2011年,Tom 离开了大学,全职投身于parkrun在英国的赛事。如今作为首席运营官,他负责督导parkrun的全球发展策略以及所有运营流程。

《来自公园跑的经验与教训》

Tom Williams,parkrun首席运营官

parkrun是一家注册在英国的公益组织,今年已经每周在全球范围22个国家、2000多个地点举办计时的5公里和2公里比赛,每周约有30万人参加健步走、跑步或做志愿者,总计已经交付了10万场以上的活动,并记录了1200 万次步行、跑步和志愿者活动。

在此与大家分享parkrun的发展历程以及我们一路走来的经验和教训,希望能激发大家对跑步的未来进一步的思考和交流。

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在20世纪90年代末,我在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完成了人类生物学、运动和健康学的学习,成为一名私人教练,并在精英竞技运动领域工作。在此期间,我还在利兹都会大学完成了运动训练学硕士学位,之后在利兹大学成为全职教学人员,2006年至2010年在这里教授运动与训练科学课程。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我遇到了parkrun 创始人保罗·辛顿·休伊特,当时我并没有想到我和我的家人的生活即将永远改变。几年后,我放弃了安全稳定的全职讲师职位,开始全职为parkrun做志愿者。自 2011 年初以来,一直作为parkrun的全职员工,如今已是parkrun 的首席运营官,负责全球所有活动的交付管理和支持

时间回到2004年10月,那时在英国的保罗是一个狂热的俱乐部跑步爱好者,每周能跑100英里能在2.5小时内完成马拉松。然而,那个时候他的个人和职业生活并不顺利。他发现在诸多困难与烦恼中,跑步和跑友是支撑他的动力

直到有一天,他在外出跑步时被狗绊倒,导致腿部受伤,理疗师说这会让他短期内无法跑步。突然间,至少在他的脑海中,他失去了跑者的身份,也无法回到迫切需要的跑步社群中。

保罗是一个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人,他曾在南非的跑步社群中参与工作,那里的俱乐部经常会举行计时赛,成员可以每周在同一条赛道上与时间赛跑,考验自己。

为了与西伦敦的跑友保持联系,他决定在当地公园组织一场每周免费的5公里计时赛。他的朋友们每周都可以来测试他们的竞技水平,他则站在那里拿着本子和秒表。比赛结束后,他们会一起出去喝咖啡。

2004年10月2日,第一场布希公园跑步比赛如期举行,共有18名参与者,包括13名跑者和5名志愿者,我们现在称他们为parkrun的先驱。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每周六、圣诞节和元旦都会举行布希公园跑步活动,并且慢慢增加规模。2007年初,温布尔登公园跑步赛启动,紧随其后的是Bans Dead Woods,这意味着保罗在伦敦西部已经举办了三场比赛。

(图:布希公园跑步比赛)

也是在2007年,作为一名马拉松运动员,我看到了保罗在做什么,并思考自己是否可以在利兹复制他的活动。当时我还不清楚保罗是否想要扩展parkrun,我也不知道如何能招募到志愿者来举办活动,甚至不知道在已经很忙碌的生活中,我是否能够每周六早上起来履行承诺。

在大学里,我们希望通过志愿者和体育活动将我们的学生与社区联系起来。因此,我联系了保罗,询问他是否愿意提供任何建议。出乎我们的意料,他立刻建议我们加入公园跑大家庭,提供全额资助、提供所有必要设备,并免费提供培训,以便在世界上推出第四个公园跑步活动,也是伦敦以外的第一个。

最初,我觉得这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所以我和同事去见保罗,了解更多信息,并探寻其中是否真的有陷阱,但是没有。

我们询问保罗的愿景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他如此渴望我们加入,他回答说:“如果世界上每个城镇都有公园跑步活动,不就很棒了吗?”

有些人认为这过于雄心勃勃,也有人认为这很天真。十五年后的今天,历史说明了他的远见。这就是我从保罗那里学到的第一课。

如果没有保罗发明公园跑,公园跑就不会存在。今天我站在这里,告诉大家在接下来的18年里,我们将举办544,000场不同的活动,其中520万人将作为步行者、跑者或志愿者在23个国家参与8500万次,并且完全免费,任何经验丰富的大型参与型赛事专家都会毫不犹豫地断言这是不可能的。

日升月沉,年复一年。我们如何从能在一个周末提供五个活动,然后增加到10场活动、50场、500场,甚至是在10个国家举办活动;我们如何能够准确而快速地记录每周1000次的参与情况,然后逐步增加到1万次、10万次;我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日,实现曾经的宏伟理想。

回顾保罗2007年的愿景,尽管多年来我们被告知我们是妄想者,并会失败,但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我们不是简单地毫无依据地依靠无休止的乐观和信心,而是接受我们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并日复一日地专注于眼前的挑战

我们通过开放头脑,专注于把眼前的事情做对,实现了不可能的事情。不以任何方式预判结果,无论是消极的还是积极的,实现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今天回想起来,因为我们知道其挑战之艰巨,已经竭尽全力。

昨天,我们听取了我了不起的朋友和同事罗尔·坎宁的发言,她负责我们整个亚太地区的志愿者活动,其中谈到我们认可和激励志愿者的方式,但我们并不是从开始就这样做的。

在最初的两年里,我们甚至没有记录志愿者的服务次数,就像许多依靠志愿者来带来奇迹的组织一样。我们认为志愿者是一项纯粹的运营性和功能性服务,旨在让其他人从我们的活动中获益。我们谈论放弃你的时间,回馈你的社区并尽你的一份力,所有这些都从负面呈现了志愿服务的行为,也导致志愿者对不做志愿者的人产生的反感增加。

在我们最初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尽一切可能将志愿服务从我们的运营模式中分离出来,减少举办活动所需的工作,以便所有参与者都不必放弃自己的跑步体验

但我们早期的方式是错误的,让我以我自己的父亲为例。几年前,他搬回了他的出生地—南非。我去拜访他,建议我们一起去约翰内斯堡的三角洲公园跑步,这样他就可以为自己的健康做点好事,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在他的新城市里认识一些新朋友。那天他们会有600人完成比赛,这意味着他们有600个完赛牌,所有这些完赛牌都需要在下周之前按顺序整理排序。我的父亲和几个从未见过的人坐在咖啡馆里,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整理它们。

我的父亲是那种不断寻求改进并使之更好的人。因此,他向我建议自动化这个过程,以节省近3个小时的人力时间。我回答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否则你不会交到两个新朋友”。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努力地安排更多的志愿者角色,使用更多的人力时间,以实现神奇的效果。

尽管我们曾经对活动的这一关键环节设计充满信心,但事实证明我们犯过错误。我们还在哪些方面犯了错误?当保罗最初创立公园跑时,他设计了一个极为简单的活动交付模型,几乎没有规则,参与者应完全为自己的健康和安全负责

2007年夏天,当我第一次访问热闹非凡的布希公园跑时,知道将有大约300名步行者和跑步者,我期待着这种规模的典型跑步活动相关的所有活动方式例如响铃或者哨声。但是,就在开始前15分钟,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活动即将开始。

我和妻子问别人起点在哪?他们说“那棵树边上”,我们问终点在哪?他们也说“那棵树边上”,我们问在哪存包?他们也说“那棵树边上”,我们问赛道在哪?他们说公园周围。赛事很小的时候,这样是可以的。

9年后,公园跑活动第一次经历了参赛者心脏骤停的事件。幸运的是,那个人幸存了下来,现在还是我的朋友,并且已经完成250次公园跑。他是一非常位健康的马拉松跑手,没有任何基础健康问题。但在当时,他走出第一步之前就倒在了起跑线上,在场参赛的医疗专业人员对他迅速施行了心肺复苏术,并叫来了救护车。这是当天唯一的一起严重医疗事件,但由于当时抢救及时,一切都很幸运。

由于那是当时9年来唯一一次严重的医疗事件,我们把它归结为可怕的坏运气,并天真地认为至少要再过9年才会出现下一次

然而,在第二年,也就是2014年,我们不幸经历了第一起死亡事件。同样,那是一个原本健康的男性公园跑步者,有很强的运动背景。但是,尽管这是我们运营10年来的第一起死亡事件,我们很清楚,随着活动数量、活动参与者数量的大量增加,这种严重的医疗事故将变得更加普遍

于是,我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我们在所有的活动中提供有偿、合格的急救服务,这违背了我们简单、可扩展的活动提供原则,更违背了我们的信念,即人们应该尽可能地对自己负责。对我们来说,这在经济上也是不可行的,为活动提供医疗支持的公司没有能力在一年中的52周内在数千个公园地点提供服务。

当时有一派观点认为,如果人们自己跑步,就不会有医疗支持。公园跑就像和你的朋友在公园里散步或跑步一样简单。那么,为什么公园跑步要有所不同呢?

原因很简单:心脏骤停中我们可以及时干预以挽救他们的生命。如果说做正确的事情,那就是最大限度地提高心脏骤停者的生还几率。然而,在履行道德义务与备受掣肘运营资金之间产生了冲突。

这迫使我们考虑实际问题是什么,并寻求解决它的可能,而不是仅是满足一个行政程序的要求。如果实施这种做法,几乎肯定会摧毁公园跑并对公共健康造成更大的伤害。

问题的核心是,“如果有人倒下,我们该如何挽救他们的生命?”“我们如何应用现有的方针来指导活动,提高安全参赛的基础或以及健康活动的指南?”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目前为止收集到的数据,去反思这场事故,并咨询体育和医学方面的专家。

在遇到类似的情景时,该如何综合有效信息展开救援。专家指出在面对心脏骤停时有两个关键:1.将心肺复苏术的启动时间最小化 2.尽快提供除颤器。

后续我们开展了一项调查,询问人们是否有资格进行CPR,并在紧急情况下是否愿意这样做。我们集中记录了世界各地所有关键医疗事件的详细情况。毫无例外,来自各个社区内的个人进行CPR的速度与任何有偿救援所提供的速度相同甚至更快,几乎总是在12分钟内

在公园环境中,研究表明,在场的许多人都有资格进行CPR心脏复苏抢救并愿意这样做。因此,这两项关键中的第一项已经解决。但是,依靠急救服务来提供除颤器遭遇碰壁,因为急救服务到达的时间几乎总是远远超过抢救所需的时间。

因此,解决方案已然清晰:我们需要在所有的活动都能使用除颤器。到2018年底,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我们在英国的所有5K赛事中都配备了一个除颤器,75%在全球的5K赛事也已经配备完成。

2021年7月,一批全球最有经验的运动医学专家在《英国体育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同行评议的论文,研究了在英国以外的体育赛事中发生严重医疗事件的历史和结果。他们发现,在近乎统一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的情况下,观察到的心脏骤停生存率为65%,远高于在医院的心脏骤停生存率(全球约10%)

总体来看,参加5公里社区跑和公园跑活动与严重危及生命和致命医疗事件的发生率呈低相关。因此,这种迅速发展的大规模参与的社区运动项目看来是一种安全和可行的大规模促进体育活动的手段

我们相信,那些能从体育活动中获得最大收益的人,也是最需要体育活动的人。但他们往往被过度的医疗检查所阻止或排除在外,这只会增加他们患心脏病和将来遭受心脏骤停的几率。

相反,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改善健康和福祉,将社区中发生心脏骤停事件的可能性降至最低。如果有人在公园跑时倒下,我们希望最大化地提高他们存活的几率。目前,我们全球2200个活动中有超过1600个直接拥有心脏起搏器,并计划通过自己的慈善机构为剩余的600个活动筹集资金。这意味着我们应该在2023年初实现全球所有活动的100%覆盖率

在2014年,对我们不了解的事情采用一个不能够解决根本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很容易的,只需要遵循已经发布的跑步活动指南,并将自己置身事外。但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是为了做些正确的事情,既为我们的参与者本身,也为整个公园跑活动

最近,我在听播客时听到了一句可爱的话,“一根蜡烛如果点燃另一根蜡烛,它不会损失任何东西。”

昨天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合作价值的精彩演讲,但不幸的是,我们所真实感受到的往往是对合作的抵制,尤其是那些已经成熟和完善的组织。多年来我们已经了解到,单个组织是不能做到所有事情的,为了克服众多挑战或利用机会,我们通常需要其他组织的帮助,团结协作的力量必然超过我们单兵作战所能实现的

在英国和爱尔兰,我们有一个叫“Move Against Cancer(运动抗癌)”的慈善机构的合作伙伴。他们邀请受癌症影响的人在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六参加公园跑活动,这项倡议被称为“5K your way(属于你的5公里)”

(2022年12月31日 英国 5K your way )

现在他们拥有超过70个这样的癌症支持团体,对数百人的健康和幸福产生了积极影响,这些人在户外活动中和社交中倍感身心受益。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往往被排除在体育活动之外。我们因此在活动中增加了包容性和多样性,而属于你的5公里项目则受益于我们的组织方式以及活动系统,让小团队就能在其中有效地运作

在英国,我们与皇家全科医师学院(RCGP)合作,该学院目前有约1600家英国全科医师执业机构,其中约有20%诊所正式注册为公园跑合作机构对接公园跑活动,向患者们开出公园跑处方,这不仅有助于患者提高身体活动水平,还有助于缓解孤独感并提高与社区的接触和互动。

我们的活动也使许多被边缘化的人有机会参与进来,同时这些全科医师执业机构也可以让患者参加包容和便捷的公园跑活动。

我们还与世界各地的监狱服务机构合作,目前在英国、爱尔兰和澳大利亚有40场监狱活动。迄今为止,在这些活动中,有13000人参加了跑步和志愿服务,共计记录了55000次参与,引用一句英格兰西北部的HMP Have Rig监狱工作人员的话:“公园跑会吸引那些平时不会参与健身的人,有助于让大家活跃起来,让他们感觉到自身的存在感,并能够社交和外出。”

(图:监狱parkrun活动)

在parkrun 活动中,志愿者可以通过交流互动的方式,支持并帮助对活动有兴趣的人扫描条形码参与活动。我们有专门负责收尾的志愿者,来鼓励新参与者,目前有一名志愿者已经负责收尾接近 70 次!

(图:监狱parkrun活动中的收尾志愿者)

这些都是机构之间有意义的合作的事例,让双方互惠共赢。在没有任何一方需要控制权、获得竞争优势以及独占解决方案的情况下,通过深思熟虑的规划,去思考不同机构、社区都如何真正受益,由此建立合作关系。

我的最后一课回归到在活动中提供志愿者服务机会的重要性。我们经常被问到为什么公园跑如此成功?他们就是答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所有人类的一种内在本能与渴望,即:每个人都需要运动、户外、与社会交往

在过去的18年里,我们听到了成千上万个围绕着公园跑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关于公园跑如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并常常拯救了人们的生命。

近年来,我们发现,参加当地的公园跑步活动对人的心理和身体健康有着转变性的影响,但是人们从来没有说是因为更快的成绩、超越他人或其他任何以运动为重点的关键绩效指标。每一次,这都涉及到三个简单的事情:运动、户外、与社会交往

事实上,我们越来越相信,与社会交往可能是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只要环顾现代社会,就会发现与他人在一起、与他人分享胜利和困难的机会在不断减少。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已经忘记了人生的意义,更不用说做一个跑者的意义了。

在以监狱为基础的活动中,我们生动地见证了这一点,年轻人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赞扬,第一次激励他人,第一次感觉到人生中积极的那一部分。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感受,相信很多人已经忘记了。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从生命的旅程中学到了很多,并且在继续钻研自己所热爱的事物。我永远不会自以为是地告诉你们任何人,你们的活动或企业最需要什么,但我希望你们能从我分享的故事中得到一些东西。

当展望未来时,明年的此刻,我们将庆祝第10万次参与。到2023年,组织的规模将扩大一倍,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内,预计将记录下第9,999,999,999次步行、跑步和志愿服务

在parkrun ,我们相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每天都在努力突破自我,并勤奋工作,以有效的方案来推动实际问题的解决。我们的目标是点燃尽可能多的蜡烛,并不知疲倦地促进有意义的人类互动

感谢大家参与我们的旅程!

封面图来源:parkrun 官方网站

-END-

推荐阅读:

世界田联最新官宣CP,竟然是周末5公里的parkrun

访谈翻译|王森

翻译审核|崔英善

排版|莫非工作室

作者

相关文章

发布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