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卖柚子办起来的农村足球赛,已经成了省级最具影响力的7人制品牌赛事

qin, mingxuan

转载来源“光明日报微信(gmrb1949)”,节选自2022年10月25日发布文章《竞技体育在乡土中国》

体育为媒,唤醒乡村发展的更多可能

在乡村,群众自发开展的体育活动并不少见,但一直以来,成体系、成规模的竞技体育赛事依然以城市为主场。

业内人士分析:“规模赛事的人口密度及客群基数,配置场地设施所需的资金投入,专业赛事的运营人才等一系列‘硬门槛’,卡住了99%的乡村。”

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三河村,恰恰把握住了1%的可能性。

2013年,80后返乡大学生谭杰来到三河村担任村支书时,这里还是一个“零集体收入、零本地创业、零外来投资”的后进村。谭杰通过土地流转等方式扩大种植,带领乡亲们发展“新都柚”产业,可如何扩大销路仍是难题。

偶然间,一则国家大力提倡发展乡村体育运动的新闻启发了他。

四川向来有踢“坝坝足球”的传统,谭杰本人便是一个足球爱好者,常和球友们参加业余比赛,三河村田间的晒谷场曾是他们练习的场地。

那么,何不让足球作引子,通过建球场、办球赛吸引周边群众前来观赛、顺便推广柚子?

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就此诞生。

三河村的足球赛。

然而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搞体育哪有那么容易?2014年返乡工作的青年干部、三河村村委委员刘晓旭深知其中的种种艰辛。

钱哪来?

谭杰懂得跟进政策,在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争取到了一笔用于乡村体育发展的专项资金。可仅靠政策资金是不够的,运营俱乐部、经营球场、拓展“体育+”链条……摊子越来越大,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全靠谭杰、刘晓旭这群村干部带着乡亲们倾尽全力坚持了下来。

人哪来?

让村里的门外汉们办专业球赛是不可能的,唯有吸引专业人才。如同刘晓旭所说,三河村有“以体育产业带动乡村发展的先见性,有干事创业的热情和坚持到底的毅力,以及一片尚未开拓、充满机遇的乡村体育蓝海”。

渐渐地,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入了伙”:

有80后足球策划人,一手操办起球赛的策划、设计、广告和宣传;

有80后球队领队,放弃了国企工作来到三河。

就这样,专业足球赛在这个小山村办了起来,还办出了名气。

2015年,谭杰和村干部们集中全村力量,修建了首个真草灯光标准足球场,成立了成都市首个农民足球俱乐部,开启了当地农村打造足球赛事的先河。

当年8月,20余支球队来到三河村,第一届“宝柚杯”7人制足球赛开赛,奖品是6000元人民币和村里的柚子。

足球赛后运动员们的合影。

此后7年间,“宝柚杯”渐成四川最具影响力的7人制赛事品牌,年均吸引成都周边区县球队及观赛群众10万人次;三河村农民健身足球俱乐部成为成都首个正式注册的农民足球俱乐部,三河村建立青少年足球训练营,参训队员14000多人次,打响“成都农民足球第一村”品牌。

“小小的足球有大能量,村里打麻将的人少了、爱运动的人多了,三河村摆脱了‘三零’村的落后形象,孕育出属于自己的文化符号。”在刘晓旭看来,这也是竞技体育在乡村的价值所在。

-END-

作者

相关文章

发布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