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L陷入停摆危机,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qin, mingxuan

(全文约2668字, 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作者:邱志伟
《邱志伟-全球赛事观察》主讲

这些天,中国的篮球圈有一条重大的坏消息在不断发酵:已有20多年历史的中国篮协旗下的“全国男子篮球联赛”NBL面临停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NBL联赛的运营权,被中国篮协授权给了“深篮体育”公司,篮协不再对NBL投入任何费用。鉴于联赛自身的创造商业收入的能力低下,深篮体育要求各家俱乐部每家缴纳参赛费40万,作为裁判员、工作人员、相关领导和嘉宾的劳务费和差旅住宿费、联赛包装宣传、转播制作等费用。不过多家俱乐部以联赛不仅无法给俱乐部带来收入,反倒要俱乐部倒贴办赛费用为由,表示不同意交钱。》

而深篮体育的态度是:

《如果各俱乐部不接受缴纳40万参赛费的规定,NBL联赛将无限期延期,直到达成一致意见为止。》

要想理解这个事件的深度原因,我们需要先回顾一下NBL命运多舛的历史。

一、

CBA联赛是于1995年成立的,最初名叫中国男子甲级篮球联赛,只有八支球队参赛,而剩余的省队则被分入乙级联赛,此后两级联赛又细分为甲A、甲B和乙级联赛三个级别的升降级竞赛体系。在1996年,篮协将甲B和乙级联赛的所有球队合在一起成立了新的“中国职业篮球联盟联赛”CNBA,当时分管篮球的国家体委训练竞技二司曾将联赛运营权授予香港的精英集团来运营。

(图片来源:SlamDunk灌篮)

原本的运营合同为3+N,但精英集团仅仅运营了两个赛季就选择提前终止合作,还拖欠了大量球员的薪水,此后篮协新成立的篮管中心只能仓促接手,并让联赛改打赛期短促的赛会制以节约办赛成本。此后在2003年,篮管中心又将合并的甲B和乙级联赛彻底打通并更名为CBL,但因为与中国棒球联赛的英文缩写名称撞车,只能在2004年更名为NBL。

中国篮协由于当时人手紧张,精力又主要放在CBA方面,所以运营NBL一直都有心无力。在2010年,中国篮协将NBL运营权授权给黄健华的QSL公司,但没过两年,黄健华资金链出现问题随即也选择撕毁合同。中国篮协只能重新自己运营。2015年,中国篮协决定让NBL率先管办分离,NBL俱乐部投资人每家出资300万元联合成立了恩彼欧公司,中国篮协则将NBL联赛2015-2019赛季这五年的运营权授权给恩彼欧,安徽文一俱乐部的董事长周文锁出任恩彼欧董事长。

但由于恩彼欧自身的财务实力不足,所以很快决定将2016-2019年这四年的运营权以4年1.4亿元的价格授权给智美体育,智美体育此后又将其中的商务运营权分包给了“第一体育娱乐公司”。为了增加NBL联赛品牌娱乐化元素,智美体育开始倾力打造全NBL明星周末,融入更多娱乐元素和草根篮球元素。但仅仅一个赛季后,由于商业开发不力、权益纠纷重重,智美体育选择退出,NBL再次一地鸡毛。

此后,NBL一部分投资人决定出资自救,江苏国立和北京东方雄鹿两家俱乐部牵头,筹建了“全职篮体育有限公司”,终于使2017年NBL联赛得以启动。此后在2018年年初,恩彼欧公司改选董事会,陕西信达俱乐部董事长白帆出任董事长,恩彼欧此后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沄篮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来负责联赛的商务开发工作。而在2019年NBL总决赛结束后,中国篮协决定收回联赛运营权

二、

NBL联赛与CBA、WCBA一起并称中国篮球协会三大联赛。联赛于每年5月开赛,是中国男子职业篮球唯一的夏季联赛。NBL也是国家体育总局第一个“管办分离”的国家级联赛,在2015年非常高调、自豪地成为体育总局系统内首个管办分离的知名体育联赛,却在5年后又异常低调地重新被中国篮协收回运营权,NBL过去五年的管办分离之路毁誉参半,一言难尽。尽管NBL很多球队希望能够继续探索管办分离之路,但中国篮协在2019年8月还是宣布收回联赛运营权,这无疑说明了NBL在管办分离后的发展和状态并不令人满意。谁想到,这次刚刚将NBL授权给深篮公司,其推出的运营举措又在俱乐部中产生了如此大的抵触,NBL的命运再次来到了十字路口。

尽管和CBA渊源颇深,但NBL自诞生起始终都显得颇为鸡肋。虽然放眼全球,次级体育联赛的发展属于共同的难题,但中国的篮球普及度非常高,篮球人口庞大,篮球运动在各级别城市均广受群众欢迎,甚至村BA都非常火爆。而NBL球队的主场主要设在人口众多且没有CBA球队的中西部省份,这些省份覆盖了将近6亿人口,其中的篮球市场潜力十分巨大。所以,篮球界普遍认为NBL相比悲惨的现状,本应取得更好的发展成就,归根结底还是NBL联赛缺乏科学合理的顶级规划和持之以恒的运营理念

在顶级规划方面,中国篮协在2019年8月收回NBL运营权后,应该马上开始对NBL的发展进行中长期的系统规划。可以参照过去篮管中心时代设立NBL联赛工作委员会,由篮协领导和NBL各俱乐部投资人一起共商大计,早日为NBL制定出未来数十年发展的顶层规划。对未来的预期一旦明确了,无论是俱乐部还是联赛运营公司,都会更有信心,也更敢投入。

三、

过去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NBL和CBA之间通过升降级紧密相连。即便是在2005年CBA取消升降级后,NBL联赛中处在榜首的劲旅依然多次获得了CBA扩军的名额。如果CBA在未来能够继续给NBL的球队提供升入顶级联赛的通道,自然会显著提升NBL的球迷关注度和商业价值,也能让俱乐部老板们更愿意长期进行投资。

运营方面,不应再将联赛授权于过去的那些希望短期内实现盈利或通过讲故事融资上市的纯市场化公司,他们一旦发现短期内无法盈利,自然不会考虑大局而是会选择及早抽身。而且也不能重蹈恩彼欧公司的覆辙,公司两任董事长均由一支NBL球队的投资人担任,很难公平公正地平衡球队自身利益与联赛利益,一旦与其他各队投资人意见不一,经常会导致董事会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在很多重要事项上难以达成共识、付诸行动。

另外,赵睿等多名出身于NBL的球员如今均已在CBA成为明星球员或一队主力,NBL如果经营得当,完全可以在人才输送层面为CBA做出更多贡献。将NBL打造为CBA人才的输送基地和CUBA明星们进军职业篮球的第一站,也会是提升NBL价值和关注度的有效方式。从经验和能力来看,CUBA里打出来的球星很多仍无法直接进入CBA,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实际的职业路径应通过NBL,在NBL打出名堂,进入CBA的可能性会更大、进入后的表现会更好。

作为曾经的管办分离“领头羊”,希望NBL能尽快蹚出一条管办分离的充满希望的新路,这对总局旗下其他国字头比赛的管办分离之路意义也十分重大。

以上就是今天的内容,感谢您的收听,欢迎您留言给我们提出意见和建议,支持我们做出更好的内容,也期待着您与更多朋友分享我的《全球赛事观察》,一起与前沿同步,随变化进化!

-END-

图片来源:中国篮球协会公众号

作者|邱志伟

排版|莫非工作室

审核|崔英善

作者

相关文章

发布您的评论